• 最早的一台笔记本硬盘坏了以后,很多照片都不复存在;今天偶然找到部分。

    TAKEN BETWEEN 2005-2008@BANGKOK, CHIANG-MAI,FIRENZE,HONG KONG & VERONA

     

     

     

  • 梦一章 - [话说]

    2008-04-27

    再次地,梦到初中数学老师兼班主任。

    梦到我迟到,而且没有准备他那即将到来的考试。

    是数学考试。我也不是不知考的究竟是什么;但是在梦里,我每次都必然没有准备。

    是同学,陌生而熟悉的脸。 

    是为梦一章。 

  • 消失了,全部消失了……存在之前笔记本的图片和影像而未及放置在别处的,全部消失不见了……也许这是他们最好的归宿;我的记忆自己流浪去了别处。

    剩下的,以缩小的格式留下;唯一,却又不真实;合影只有这样一张,黑白色,小小的,逼视过来……

     

     

    【唯一的一张卡瓦格博】

     

    【贡卡湖】

     

    【牛角】

     

    【烟】

     

     

     

     


    “我喜歡你是寂靜的,
    彷佛你消失了一樣,
    遙遠而且哀傷,
    彷佛你已經死了。
     
    彼時,一個字,一個微笑,已經足夠。
    而我會覺得幸福,
    因那不是真的,
    而覺得幸福”
     
    ——聶魯達/二十首情詩與絕望之歌/李宗榮譯

     

     

  • 雌雄同体 - [话说]

    2008-02-20

    今天晚上我在写稿子非常HIGH的时候,突然觉得K君不过是一个幻觉。

    当思考一篇稿子比思念一个男人让你HIGH的时候,是我的错还是谁的错?

    妈的太没有意思了。

     

  • DROP DEAD NOW - [电影节]

    2008-01-30

    28日最后悔的莫过于错过了PETER GREENAWAY同志NIGHTWATCHING在鹿特丹唯一的一场工业放映。

    当时觉得可以去死了。

    WELL.为什么只有一场呢?

  • La Jetée - [BURNING IMAGE]

    2008-01-06

     

     

    感谢E同学扔掉的COPIES——全是La Jetée 的图片,我重新把他们贴到了自己的门上,为了让新一年的自己多少有些不同;这个也是废物利用(E您该不会不同意吧!!)。


    【以上图片用手机拍摄于电脑屏幕】

    然后在土豆上找到了(居然)这部电影的完整版本,终于唤醒了自己对它的记忆。似乎终于明白当初为什么要用这部电影讲DOCUMENTARY EVIDENCE。

    后知后觉。

    1962年拍出这样的电影多少让人有点不可思议。

    据说东京有一家BAR叫 La Jetée,里面全是这个电影的海报。

    我突然想起来北京的798有一个画廊叫做“千高原”,我去的时候还没有开幕,想必主人迷恋DELEUZE。

    找到了剧本,认为里面最伤感的台词是这句,

    They are without memories, without plans.

     

     

  • 那天去电影资料馆的时候,偶然看到PAT YORK的名人摄影展里面有一张Tennessee Williams在火车站等待的焦虑状照片。据PAT说,WILLIAMS当时带着自己新的剧作,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会见一些重要的剧评家,而这些人很大程度上即将决定这部作品的命运。

    PAT还说,她和WILLIAMS吃饭的时候,对方曾经和她说,WHERE THERE IS DOUBT, THERE IS HOPE(哪里有怀疑,哪里就有希望)。

    我颇喜欢这样的说法。

     

     

    很多时候,觉得自己都是他这幅状态了。

  • ANGELUS - [BURNING IMAGE]

    2007-11-24

    因为舍不得扔掉当年同学的HANDOUT,今天重新翻阅,终于找到那部波兰电影的TITLE,ANGELUS

     


     

    可能此刻才能够更好看清楚自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知道我依然需要成倍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