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手工黑暗中拍摄……未加闪光灯

  • MIX - [BURNING IMAGE]

    2010-03-20

    虽然对于参加SCMS如此大型的CONFERENCE对我的研究有什么贡献充满了怀疑,今天下午完成自己的PRESENTATION还是非常开心。来到现场才发现PANEL一起的都是大人,自己如果写得不好,那么不怪我——这样自我安慰了。结束后,居然有人问我问题……上来亲切交谈之类,实在是令人受宠若惊。我自己的PAPER本来纯粹是为了DEDICATE TO SOMEONE才写,最后这样END UP,大概也算好事。明天可以轻松地去一些PANEL,然后去RIVERSIDE玩耍。

    之前中午回到酒店重新安排PAPER的结构,饭也没有吃,想休息也没有休息好。

    刚才坐公车,因为收费的机器烂了,于是就不收钱了……美国人还真是搞。

    和S-A同学相谈甚欢,她居然表达了对会议的深刻不满与失望。随后我发现,她住的酒店非常豪华,BALTIMORE MILLIENIUM,曾经举办过1937年的奥斯卡晚宴。在这里和一些着盛装的人擦家而过时感受到些许美国主流社会的气场。

    那张照片几乎拍下了参加晚宴的每一个人,人群中,我看到FRANK CAPRA的脸。

    【据说这个小人儿是美国文艺青年的新宠】


     

    【FRITZ LANG的METROPOLIS中的机器人】

  • 16日就要出发去LA了。

    但是我那篇关于“铁西区”的论文坠入胡侃的境地不能自拔(一年以前它就应该彻底完成的);生怕在CONFERENCE的现场被人问倒。所以写的愈发啰嗦,却始终不能说服自己。

    对LA没有期待,甚至没有心思做行程安排,但是不想被大会闷死(有关于电影节研究的PANEL)我急中生智看TIME OUT,查到个把有趣的地方有人说,LA没有个车会死人的。幸亏周书同意开车带我去传说中的中国剧院和海滩。希望看个老电影。我想见到NIC CAGE。顿顿吃中餐又何妨?

    我们开会的酒店其实就是JAMESON所说的POSTMODERN ARCHITECTURE。走路三十分钟。

    尝试性地,我会带上我的玩具相机和黑白胶卷。

    他娘的,我咋就没有劲头出门远行了呢?我一心想过那种白天写作晚上看老电影的生活。

     

  • 偶得 - [BURNING IMAGE]

    2010-03-08

     

    【潮州菜餐厅的螃蟹对我来说大得不真实;毕竟是山里的人呀】

    【散落的花瓣是HK任何季节的主题】

    【丫丫】

    【办公室】

  • 梦一章 - [DREAM]

    2010-03-08

    在我的梦里,他似乎从未开口说过话。

    终于梦到他回来了,像是在一场无限期的旅行之后。我和妹妹和他一起搭车去某个地方。途中他一直微笑,也在说话。而我得以撒娇。

    下车的时候,他买肉夹馍之类的东西给我们吃;我展开那片肉馍,发现吃起来有点像冰淇淋。

    于是我问他,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看见你?

    他稍微踌躇了一下,笑着回答……答案居然没有听到,因为这样就醒了。

    记得我问过他,你几岁了?(为什么女儿要问爸爸几岁呢,在梦里?)

    他说,我42岁。

    其实如果他还在世的话,应该是59岁、虚岁60了。

  • 敏感词AGAIN - [电影节]

    2010-02-25

    刚才想转帖第十届FILMEX给FANHALL写的文章,但是BLOGBUS反复说有敏感词。

    我猜是THE PETITION。不过写了英文依然没有用。总之是不够和谐要被封锁。

    请感兴趣的同学去看这里【大陆影片/浅草的手印 第十届东京FILMeX国际电影节散记(三)

    我已经忘记了在浅草会堂的名人手印里面有没有岛津(Yasujiro Shimazu)的。各位去旅行可以注意一哈。

  • i am strong - [话说]

    2010-02-14

    之前因为在电影节上的小部分不愉快,而有了停笔不写BLOG的想法;大概是所谓信仰的问题吧。

    现在回到家,和家人尤其是爷爷奶奶在一起,非常开心。

    完全可以重新开始写了呵呵。祝大家春节好!!!

  • i am not strong - [话说]

    2010-02-06

    不能再写BLOG了。

    欠编辑的稿子,也无法继续了。

    希望大家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