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 - [话说]

    2010-02-22

    谢谢之前所有懂我、陪我说话的朋友们。不管是来EMAIL还是来电话,都一直好好安慰我、体谅我的人儿们。还有我的老师G,她对我说,虎年到了,猴子们应该抱成一团渡过难关(于是这样我们猜出了彼此的年龄)。

    啥也不说了,眼泪汪汪的。

    我想我不应该这样任性了,从今往后都不会抛弃电影和我的研究,这是我生命中最真实的东西,它们永远不会背叛我,并且会一直给我力量。这种力量可以战胜任何痛苦和黑暗。

     

  •  

  •  

    今天非常想和他说谢谢。

    谢谢你。

    谢谢这些天以来的一切。

    因此而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因为你)。

    【坐在电影院里的时候,觉得你和电影院是永远不能分开的。】

    あリがどう!!

     

  • 明月 - [话说]

    2009-10-03

    才来香港的时候就遇到中秋节,那是好友XINYUN小姐结婚日的前夜,我们在大埔海边BBQ,周围放眼望去都是合家欢聚的景象,人们纷纷点上灯来,令人感动。

    但其实我对月饼一直没有太大的热情。连滇式火腿月饼这样令人垂涎的东西,也是在很后来才学会欣赏。

    月饼,板栗,一顿胡吃海喝,这是我对中秋节的传统印象。每次从大人单位发的月饼堆中寻找自己喜欢的口味,从某年开始出现莲蓉月饼的身影,我都私藏了一些。

    今日我去了珠海探访朋友老孔。是我第一次的珠海之旅。她的家在一个高尚住宅小区,大得惊人(与香港住宅相比),但是我想一个人住过于空阔。

    贵国的出租车司机和我们讨论阅兵的问题,说,不算太整齐,又说,女兵是整齐的,特种兵也还行。

    又说,可以再齐一些。我说我错过了“同志们辛苦了”和“为人民服务”。

    司机还说,最新武器差不多就行了,把最好的拿出来就不用了,谁把自己的存折给外人看呀对吗?

    在珠海遭遇的司机,似乎都很有参与感,话很多,但是很热心;我祝了他们节日快乐。

    回到香港之后,路过皇后大道西的几家买纸扎纸钱以及纸灯笼的店铺,分外灯火通明状;有男男女女在买样貌讨喜的各色灯笼,我擦擦眼睛,以为自己会加入人群随他们挑选灯笼去。但是终究没有这样做。

    俗话说得好,海上生明月,千里共婵娟,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大家中秋快乐,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注:特别感谢EMAIL发来盛情邀请的P小姐伉俪,我清晨就出门未来得及看前日的邮件,实在不该。

  • 抱歉 - [话说]

    2009-08-31

    因为自己的一些所谓计划,对一个很重要的长辈,心怀歉意,当然也非常感谢她一路以来的支持。

    酱紫一定要好好做FILM CULTURE I的TUTOR才对得起.

    “I simply owe you too much.”天呀每年这个时候必然有一篇文章是感谢她的。

    三十岁前(要)去到这些想去的电影节。

    与此同时SEAMOUSE打算去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电影节,我祝福他虎口脱险。

  • DONE - [话说]

    2009-07-05

     

    8 or 9 hours??

    how many times i wanna give up???

    anyway, it's done.

    my first.

    MCBEAR looks so silly behind him; though he also looks dumb;urgently he needs a name, ha!!

  • 在北京的最后一夜。

    每次来北京从来没有觉得孤独过,感谢所有和我一起吃饭或者没有吃饭(汗)的朋友们。从前是初中同学照应,这次的朋友,都是在电影节的旅途上认识的,因此而特别开心,感觉自己长大了、独力承担了,这样的骄傲感——主要源自他们。喜欢看他们有梦想,还在用心保护这个梦想,并且愿意等待它生长的那种状态。

    其实我不是很清楚是什么原因让我那么喜欢北京,太理性的答案给不到;也许在于我每次来都把自己当做一个旅人,也许因为我从来没有真正进入过她……全凭想象,和我脚下的路,凑成这样一个北京。

    聊天的时候,觉得导演的确都是有故事在肚子里的人,等他们的话匣子一打开,你会很喜欢自己的耳朵。生死爱恨,就这样一顿饭,也都成为作料说给彼此听。

    去了公园,告诉大嘴,被他赞赏,说就是应该去公园。因此也觉得自己没有一头钻进小资们的阵地这个决定是对的。不能免俗去的地方,因为天气过于炎热而影响判断力,没有走习惯的路线,甚至点了世界上最难喝的摩卡+香蕉;那些旧日觉得很酷很别致的小店,也都黯然失色。那么商业化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我自己不清楚。可以肯定走在这些地方我是焦灼不安的,因为钱也花得差不多了。哈哈。

    尽管没有去到宋庄,还是觉得这次是有趣的旅行。

    我喜欢刚才在胡同里面走路回旅社的时候,聚在小卖部门口下棋的老爷们儿;喜欢黑暗中人们坐在路边吃西瓜的声音和身影。对我来说,那就是北京,那就是北京最美好和神奇的地方。

     

  • ALL IN ALL - [话说]

    2009-06-24

    【官方摄影师 FANSILE;北京建国门地铁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