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日的悲伤都已遗忘,可以遗忘的,都不再重要” - [话说]

    2007-08-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icy-logs/7756607.html

    之1 代L写给Y(标题来自夏宇之歌词)

    他之摇曳生姿。她之孔武有力。

    他甚是温柔体贴;她可说是相当花心。

    他喜欢撒娇,以及在光天化日下施展某个频率的脉脉含情;

    她可以对她的女朋友们呼风唤雨,她们俗气地拜倒于她的所谓石榴裙;

    那夜我凝视他的3/4侧脸,他的右手食指指尖,他的左耳,他以黑夜媚行的姿态挽住他的爱人,转身高谈阔论;

    “全都是重复庸懒和单调,不过用来成全任何年事已高者的诗意。”

    他不爱我不爱他,他故意收起他的剑与盾牌,其转身傲慢,且不可理喻,让人着迷。

    那夜她四处搜索,在一个暗格中找来天使的翅膀,零落地披挂上阵;

    是夜她笑的并不阴郁,我爱极这个表情。我望住她的胸膛,搜索她尚未发育的乳房。从决定的那天开始,它们开始停止生长。

    MON AMOUR,我的爱。

    “其实我早失去看穿灵魂的功力”, 

    她不爱我不爱她。拉扯着,和她热吻少许,之后同归于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