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能不发的飚 - [话说]

    2007-08-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icy-logs/7532683.html

    终于发飚了,终于终于不能忍受为一个肮脏的无法交流的女人拣头发了。贤良淑德的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我学老大的姿态逼近她,首先对她痛陈革命家史,之后总结,然后问道,你说,到底你要怎样,敲着矿泉水瓶,在她面前每隔三秒问,你告诉我啊,你究竟想怎样!??!有人从楼上喊,不要叫了,太烦人了,我说,那不如你一起加入!我的舍友是一面墙,她一声不吭,她也许在脑子里复杂地进行换算,或者搜索所有她记得的唐氏综合症病例,我却非常想告诉她,你TMD的就是一个痴呆HKU疯了让你来做研究那些痴呆儿童都别指望了!于是我终于修炼成为一个激烈独白中的泼妇。感谢生活中这些难以理喻的人们,是他们让我变成一个凶狠的大人。国歌唱的是对的,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传说中二号风球的夜和生理周期的逼近终于把我逼出了头。

    [北京的真武庙二条,看完杨德昌“一一”夜归时候拍的]

     

     

     

    分享到:

    评论

  • 下次我也要加入潑婦團!
  • You really didn't have to give a damn. Let it be and mind your own business. Leave the education thing to her parents. Be hap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