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生谢君豪 - [BURNING IMAGE]

    2007-07-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icy-logs/7140975.html

    七月的“电影世界”副刊有几段文字说的是谢君豪。真是说到我心坎里面去。还是决定把它全部TYPE在这里,和大家分享。和作者红鱼一样,第一次看谢君豪演戏就是《南海十三郎》,看到后面都哭了。我强烈推荐大家读一读他的BLOG,里面对角色和人生的分析与感悟,实在让人佩服。返港以后一定去看他的“老残游记”。不过在如今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演技派如谢君豪尽管看似拥有两岸三地的鲜亮舞台,是否有一锤定音的机会拱手送上,都已经变得不确定。演男一号的爸爸、叔叔、教官之类的忘年交,后辈可曾真的学到皮毛?插科打诨、为他人做嫁衣,做那个大团圆背后的一流龙套,我不知道我忍不忍看。

     

    谢君豪——

    每次看到他,我都会想,这个人一定是生错了地方!如果他生在北京,可能会进入人艺演《茶馆》;如果他生在好莱坞,可能会成为新一代的汉尼拔,偏偏他生在香港——那个演技派从来不缺,却也偏偏没有一个人去珍惜的地方。

    第一次看他演戏,便是那部《南海十三郎》,看得我想哭。

    人活一辈子,怎么能活得那么狷介,那么跌宕?那么认真?那么可怜?

    红绡夜渡寒江雪,痴人正是十三郎。可惜,生活中的谢君豪一点都不激烈。身为香港开埠以来最年轻的剧院头牌时也好,击败张国荣夺得金马影帝时也好,脸上都只余一抹淡淡的礼节性微笑,除此之外,不再附送任何表情。仿佛世间兴替,潮浪起跌,都一早看厌了似的。他在自己的博客里写道:暖酒听炎凉,冷眼参风月。总之世上无名客,才是天下有心人。他只是一个演员,表演于他而言,只是表演。

    十三郎老来潦倒,沦落街头,身上却总是带着一幅白纸。旁人问他这是何物?他答曰是一副名画:雪山白凤凰。

    这些演技派们(红鱼总结有:张兆辉、詹瑞文,廖启智,谭耀文,还有谢君豪),也正象这副画一样,看得出的,自然看得出,看不出的,就把他们当作一张分文不值的白纸,又有何妨?”

    红鱼还提到,谭耀文在电视剧《纵横四海》里面演过一个奸角,后来走在大街上,有人会问他:你什么时候仆街啊?

    “也许这就是香港电影演员的现状”,红鱼说,“——偶像可以让人们为他们跳海,而演技派只能仆街。” 

     

    分享到:

    评论

  • 看先生的戏是一个自我反思的过程,作为当今的社会人,要有仲年那样的执着;有程先生的痴情;有朱今墨报效祖国、为国家尊严而献身的伟大行动。能做到这些有一定难度,让我们不断的完善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