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OVE - [话说]

    2007-05-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icy-logs/5559753.html

    经历了波澜不惊的一夜.睡眠依旧不好,胃口依旧不好,我对一切东西的兴趣和热情依旧显得疏离而破碎。

    给ICE同学发了短信,固然心疼我的二元,却还是说了自己的心情,毕竟是好。

    人说看我的BLOG觉得我寂寞。我不否认。但我狡辩说,其实谁不寂寞呢。寂寞令我深刻吧。小甜蜜沉迷太久,一如大学本科的日记,我自己看了都觉得恐怖。这样说,如果BLOG里面天天EUPHORIA,那么最后一定疯狂而死;来到HK,我也有快乐过D。但是快乐都是短暂的,因为这是一个不允许你快乐太久的城市。这里的快乐有时候来得太奢侈,(当然我要感谢那些让快乐来得太容易的朋友)。我们也许可以把每天当作一种等待,等待下一个希望的来临,等待等待希望来临的心情来临……我现在等待离开。

    昨天不得不上线一下,结果从前WEESPERSTRAAT的舍友黎巴嫩人Z君来找我说话。这个时候才想起他的样子,酷似缩小版本的ORLANDO BLOOM,却是太过于敏感的男子。家园不再,我没有细问;其实和他一直是很好的朋友,我的WORD是他给我装的,我的FAMILY GUY是他给我刻的——但是在黎巴嫩被入侵的时候,我居然没有给他送上问候。所以他问,DO U REALLY CARE?

    问住了。我真在乎吗?

    幸亏现在原谅了我。答应我要从BERUIT给我发POSTCARD。

    还是庆祝他和F君都在我的阿姆斯特丹找到了工作!!F君酷似FIGHT CLUB时期的EDWARD NORTON,是一个美国化的德国人,非常温柔……这些人居然还在谈论当年神经病的美国舍友……太想念阿姆斯特丹了,想念WEESPERSTRAAT,想念我的24、5。回去的时候,要拥抱所有还留守在那里的人!

    第一个当然是老孙。

    P君要暂时搬开。我有一种要和她永远分离的感觉。虽然我们几乎天天打电话,都用了FACEBOOK坚持在彼此的墙上说话。我却依然记得她说:M,我们都迟早要分开的。于是就伤感了。

    移动究竟是为了遇到一样的人,还是为了遇到不一样的人?

    离开这里其实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却是唯一办法。

    谁坚强到可以不离开去面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visual animals 2007-05-29

    评论

  • 天哪,你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啊!我要能认识一下就好了!

    我很喜欢Edward Norton的。特别是fight club那个时候的。

    最近我身边的人好像都不太快乐,我似乎可以理解,又不是那么明白。这么明媚的夏日,哎,振作一下啦!
  • 我有点失语了。

    虽然不是因为伤感,而是某种能力丧失了。当然我也有瞬间的sparkle,但.....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