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偶拾 - [话说]

    2009-12-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icy-logs/54269205.html


    香港开始变得很冷,而我最终在家里丢失了我那命运多舛的眼镜。P在国内翻墙看了FB,而我开始厌倦TWITTER上的AIWEIWEI。据说PICASA亦要翻墙来看。

    完全没有过所谓圣诞的心情,节日前后友人们都回家了。亦放弃了电影资料馆的中国老电影。

    APPLE小姐在晚餐之后很久提出一起去中环吃墨西哥菜。问:人均价格?答:100多元。我:已经完全饱了,又出门!!!还100多!

    何况还有论文要赶。

    更晚的夜晚重读PAUL AUSTER,而不是DRACULA的吸血鬼故事。那天看09年度图书排行榜,我国译介外国图书的速度之快之全令人颇有些感动;而书评的文字有一种电影节最高大奖颁奖词的意味,有点翻译腔,但是特别美好、简洁、中肯。之后就是发现自己看非学术书籍的水准很大程度上已经远远落后于豆瓣上的时代指标。

    在FB上看到G年轻时候的照片,自然是英俊的,抱着他的儿子,这让我想起来,原来G是年轻过的,虽然欧洲人从20岁开始就长得像40岁,而其皱纹不一定是岁月的累积。所以G和T的忘年恋情(以及电影节的情缘)令人叹为观止,如果他们一直这样走下去就好了……我立志要把他们的故事写成老套的剧本。

     

    昨天借到好几本有趣的书,包括随手拿到的JANET HARBOURD写的LA JETEE和09年奥地利SYNEMA出版的一本粉红色封面的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前言部分理所当然引用了BENEDICT ANDERSON;之后是MARK COUSINS和TILDA SWINTON的一来一往书信,和一众论文,书信有空会全文翻译出来——略读之后,哪怕你不太看APICHATPONG,都会很感动。

    分享到:

    评论

  • 很早的时候读了PA的Travel in a Scriptorium,居然有种1984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