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0 year's choke 在如此年纪做如许事情 - [话说]

    2007-05-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icy-logs/5340325.html

    听一个日本电音乐队WORLD‘S END GIRLFRIEND的音乐,叫做100 YEAR’S CHOKE,翻译过来就是“百年哽咽”的意思吧。音乐其实是很伤感的,竟然和我最近的心思不谋而合,也成为背景音乐一样的东西,鬼魅一般飘过炎热中寂寞的香港的夜,在梦里都回荡。

    今天偶然去了N同学参与创作的BOOK LAUNCH,因为是英语系,多少有点他所谓的殖民地感觉;但是人家的家底就是丰厚,点心都是STARBUCKS,而且还有很多白红葡萄酒尽情享受。我的学生A、J、B都在,发现原来他们这期CREATIVE WRITING的课程,竟然以一个短片作品作结——人们要么做演员,要么做导演,非常厉害。A、B演了他们夸张的自己,而J居然是导演之一——虽然这个PROJECT和我完全的没有关系——我都兴奋了起来,还给了A同学一个延期交作业的许诺。这个绝对不能让GINA知道。

    P今天的心情很不好,我是知道原因的,但是看她难过毕竟是痛苦的。我们怀疑自己活得太透明了,喜欢谁、讨厌谁,就被人一眼看穿,总是不太好的;香港人和香港一样,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困难的命题……在一个小圈子里面,我想活得象我自己,也不容易。除了我的学生、P和几个大陆的朋友,所有的香港的朋友对我来说,几乎都一样神秘和遥不可及。我也学会拿忙碌来当作借口,但我们知道的真相是,再忙,你都会给你在乎的人分享你的时间。

    我希望我和P都能开心些。

    让我暂时离开,我去上海,和北京。 

     

     

     

    分享到:

    评论

  • 如果杨丞琳来跟我说“部落格”的话,我大概也不会和她争沦blog/diary的定议的...

    p.s. 好的,我错了。我只是想说我的blog只有极平凡的diary内容,没有甚麽值得看吧了。

    p.p.s. 香港人也叫"blog"的,只是不叫"部落格"。
    回复e说:
    杨丞琳?为什么呢?因为她傻嘛?还是她CUTE?
    PS,原来这样,但是看你简体很SHOCKING,
    PPS:我们大家于是长久的再这里留言...
    2007-05-13 19:11:20
  • blog不是diary么。。。dairy不是blog么。。。

    昨天有人跟我讨论opera搬家的事情,然后都无法决定搬去哪里。我说刺青里面杨丞琳说“部落格”的时候,香港观众们都迷茫了,喃喃自语“什么是部落格?”,然后我那个同学说,香港人不叫blog叫什么?我说就叫xanga。。。因为他们只用xanga。。。大家就都崩溃了。
  • - 马然同学说得好!

    - 小童,你也要学我写写简体字才行啊~

    - 我没有blog,只有一个不常update的diary,所以不便公开了,以免影响我的学者形象! -_-""
    回复e说:
    DR LEE? ....
    2007-05-13 09:29:46
  • 太可怕了。。。不是沒有地方去,而是根本不想離開。。。
    回复说:
    恩,你怎么知道? 就驳了人家...我们要提倡和谐和谐哟
    2007-05-12 21:52:12
  • 请E同学透露自己的BLOG地址.
  • 另,我也觉得WORLD'S END GIRLFRIEND很不错。
    回复e说:
    太可怕了,居然是简体字,怎么可能呢.
    2007-05-12 19:48:09
  • 你们还好,至少感到累了、想暂时离开一下的时候,都总有个让人安心的目的地。

    而我,来自这个太压迫人的地方,哪裹都逃不了。

    不是说笑,在这个地方住久了,走起路来都比别人快一点的。
  • 跟你在马来亚一起在撒萨和猪扒边哭泣是很牛b的一件事情。在香港,我觉得我连一个人关在家里哭的氛围都没有。想念德国的自然,德国的森林,在那里,人就变得渺小了。城市让人觉得自己都很庞大,重要。可恶。
    回复P说:
    啊 被人知道了哭泣的事情。
    我想 如果是现在的阿姆斯特丹 我可以去河边哭泣 看船经过吧;不要遇到阴郁的天,也许都不会想哭;或者在午夜经过路灯,看那种光的闪烁。最重要的是,我在阿姆斯特丹,身边有一帮人,都不会寂寞。
    我一开始就觉得香港太压迫人。现在依然如此。
    2007-05-12 00:14:43
  • 暂时离开一下吧,我也需要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