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铁西其一 - [BURNING IMAGE]

    2007-03-1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icy-logs/4773157.html

    在一些日子头晕目眩的躁动和莫名的间隔中,勉强看完王兵“铁西区”的四分之一外加一个采访。

    王兵和大多数的都市一代的导演一样,无法用更加贴切和流畅的语言完成他对自己作品的诠释(这提醒我们小贾面对镜头的娓娓道来是多么的难能可贵——也不排除百炼成钢的可能);这个龅牙(吴虹飞语)却是幸运的,因为后来一个法国老头跳了出来,用了王兵的三倍时间来评述他为什么会推动一部长达9小时的记录片在法国发行,他又如何看待王兵对时间和叙事的无为而治(DISMANIPULATION,我自己的一个概念)。

    观看这个部分(“工厂”,2个多小时)的整个过程中,我都忍不住回忆小贾的“好人”。那些肆无忌惮赤裸的老厂职工们,和“好人”里的建筑工人一样都展示着自己“劳作中的身体”(BODY AT LABOR);而当那些四川民工可以决定跟随三明去他处打工讨生活的时候,铁西的工人们穿过那锈迹斑斑的大门,只留一个无奈背影。

    工厂是如此巨大,出没在机器森林的黑暗和铁水涌动的刹那光明中,工人们身上散发出一种非常UNCANNY的气息——时空隔绝,工厂成为拥有生命的、行将衰亡的自我。

    (未完待续) 

    分享到:

    评论

  • 我呼吁工人们争取肖像权,就他妈的猫王之类可以有肖像权,当工人的就可以像畜牲一样被拍吗。中国最有价值的资产就是一批吃苦耐劳心灵手巧的工人,

    我们的产品可以卖的很便宜,我们的工人不能被当成没有血肉的生产工具,

    虽然现实中他们已经是被机械化管理了。我们工会组织要学会为工人要价,要学学不丹,高价卖签证,要求所有观光客要付500美金才准入境拍照。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工人在形象经济的时代被无偿的剥削。对不懂价值的人,就是要用价格来标定价值。



    每次看到所谓中国大导演把穿制服的群众演员们拍的像电脑动画式的人偶我就很呕,

    不管他怎么烘托主角,反映恢弘气势还是什么了不得的主题思想,他的手段就表明了对人根本不尊重,不是机巧献媚就是使股蛮劲乱杀乱砍的,老掉牙又瞒顸的SM游戏,非常不健康。 最我就觉得很汗颜是怎么故宫可以就这样外借给张艺谋拍这么笨的电影,一部带来非常负面效应的大烂片,非常不好。



  • 下个很俗的结论,中国百姓很聪明,中国的知识分子很散很猱很晕。
  • 提一个有趣的比较。 看完铁西可以下载看 manufactured landscape这一加拿大人拍的片子。 其中的趣味是,你顿时从一种带中式人文关怀的自溺自虐视角跳到一个外国人对中国工厂的概括分析式的观察。一个是猫眼看人的微型观察,一个鹰眼看世间的纵观。



    调性差异之大正好对比了生产模式的转变;前一个还在做对热兵器时代的吊唁,后一个已经是从冷兵器时代过渡到原子弹时代的记录了;前一个还有空对工人们画个全身肖像,后一个就不见全尸了,大批大批的工人就像大批大批的产品,不过是资本主义这部大片上的一个色点。



    真正值得惊醒的一幕是,当老外摄影师找某被污染城镇的小孩到废墟堆上拍照,拍完后送小孩子们一张,小孩们都抢着看,很乐。又找山峡的百姓来摆拍后送了一张照片给被拍的那个人,那老乡拿了照片又说,怎么不给点钱呢。我猜后来是没给。搞文化的向来是小气的。



    有一次我在电视上看到这样一幕,一传教士旅人到沙漠部落那儿讨茶喝,喝完送当地一张伦敦的名信片作为恩惠。



    这是什么意思,image trading, 用你的形象来报酬你,

    或用我的形像来搪塞你,没有实质的touch, 只有杀人不见血的剥削,一种喂猪吃猪的高级阶段。 你以为我和你们照相的一样在乎所谓的样子了吗,还是四川老乡实在,

    妈的,怎么就不付我钱呢,真是浮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