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劫

    2006-09-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icy-logs/4416152.html

    从来没有经历过所谓风球的天气,自然对香港的暴雨没有太多的了解,以为如同阵雨一般,稍加防范就行,没有想到还是着了道:一路上看见很多被风吹断的大伞,觉得自己很可能落到伞烂人不干的境地——最后是,鞋完全湿了,就是这样穿着它,一直到晚上十点。

    见到了G,但是,他和他的GF P在一起。所以,这一方面是长征式的历史性会面(如此艰难在暴风雨中,在陌生的地界从KOWLOON来到了ISLAND);另外一方面,我一个人在BOHEMIA式惬意的GLOBAL LOUNGE独自对着电视墙,买了昂贵的糕点和极端苦涩的ESPRESSO,看着“车路士”(球迷朋友可以猜一猜是哪支队)的欧冠赛,等待他 们的到来……看时间流逝,你从享受到烦躁,到不想作除了等待 等待结束 以外的其他任何事情,如此无可奈何,心甘情愿,自轻自贱。

    我有一些感想:我们以为我们是如何的在爱一个人或者爱上一个人的时候:
    其实,一,我们是真的爱吗?还是别人说,你爱他,我就颠不颠以为重获新生去爱了;
    二,那个被你爱的人,被你等待的人,往往都仅仅存活于想象之中。现实中的他们,如此平淡无奇乏善可陈和不着边际。

    会面虽然不能说是尴尬的,但却不是要人难忘的。命运再次以轰动全城的灾难性方式昭示我说,我和G每次所谓组织安排的会面,都必然要在雨中开始,以及在雨里结束。这样的结束有如下几点特征:首先,会面和离别的秩序和温情都被大雨洗刷刷地冲走;大家更多地把注意力放在慌乱地在倾泻的暴雨中寻找各自的依靠(你会看得更明显G把一把伞下的P搂得很紧了),然后有意或者无意地,在雨幕的遮蔽下掩藏心怀的鬼胎(我的多些),收拾自己的视线离开。

    我在P不能给G撑伞的时候给他撑了十秒的伞,G说谢谢;然后P跑过来,我们如同主权交接一样地交接了撑伞的权利。

    甚至都不能算交接。

    G从来都不是我的。

    这是今天雨后余生的我发出的沧桑感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BUONO COMPLEANNO 2007-09-13

    评论

  • 不是你想象的游艇啦,Dave一点都不rich啦, 他那条船是二手货小小舟啦,还时不时抛锚在河中央,然后要很狼狈的手划靠岸的那种。<br /><br />缘起是有一天我们去摘蘑菇的路上看到有人在客厅的玻璃上贴小广告卖船,开价400元,他当下就去按门铃了。<br />怪我先前老是在嘀咕说像样的阿市市民都该有条船,你老人家在这儿也二十几年了,何况你那么爱钓鱼,you deserve a boat! <br />说的他心痒痒的,心想买不起意大利的田园房子,至少也该拥有一页扁舟,不时的在河道上招摇一下,voila,好歹是条船
  • DAVE IS RICH!!!!!!!!!AND DOWN WITH THE CAPITALIST!!!
  • 好外- 阿市神仙老白Dave买了一条小船,今天我要去坐他的船,希望能活着回来
  • 什么留言? 千万别,我还没学会听电话留言的说
  • 这样的天气里我待在宿舍不停地折腾,也不知道干了点什么,呵呵<br />看来是该活动活动了
  • 竟然不能给你留言了,老孙啊,MS AMSTERDAM啊.
  • 而且是阴天
  •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听的出你对今天的客人的殷勤,呵呵呵,打完电话我又不小心睡着了,梦见你和一个山坡上的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