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狠狠生活的姿态

    2006-11-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icy-logs/4416117.html

    陈留阮籍、谯国嵇康、河内山涛三人年皆相比,康年少亚之。预此契者,沛国刘伶、陈留阮咸、河内向秀、琅邪王戎。七人常集于竹林之下,肆意酣畅,故世谓“竹林七贤”。

    在LY堂免费看了一个音乐系非常棒的PROJECT,叫做SIX HERMITS,六隐士,其实说得是“竹林七贤”的事情,以“酒”为串联,演绎他们六人(还有一人王戎完全没有留下任何作品)曾经的不妥协与纵欲生活。音乐系的HEAD 陈身为作曲才华横溢、样貌可亲(难怪身边有人被迷住),而六个歌唱家的演歌尤其让人印象深刻(我原谅他们的国语发音),其间还用了云南人很熟悉的一种乐器,笙——我不由得想起自己曾经深深向往的这种放浪形骸的生活。

    有一个关于阮籍的晒裤衩的故事。
    “世说新语”上说,阮籍和阮咸住路的南边,另外的阮氏们住路的北边(这面阳光充足)。但是住南边的阮籍他们穷,住北边的阮氏们富。7月7日那天,北阮跑出来晾衣服,人家晒的那都是绫罗绸缎;于是阮咸也跑出来拿竹竿晾衣服,他晾的却是牛鼻状的粗布大裤衩。别人对晾裤衩议论纷纷的时候,阮咸就说,我这人也都不能免俗啊,所以今天也跑来凑热闹晾衣服了,就是这么简单!

    阮仲容、步兵居道南,诸阮居道北。北阮皆富,南阮贫。七月七日,北阮盛晒衣,皆纱罗锦绮。仲容以竿挂大布犊鼻裈于中庭。人或怪之,答曰:“未能免俗,聊复尔耳。

    这个段子仔细想真的很搞笑,而它也是昨天演出的一段!

    最奇妙的是演出的尾声,一段“世说新语”和一段意大利诗歌的并列:
    阮步兵啸,闻数百步。苏门山中,忽有真人,樵伐者咸共说。阮籍往观,见其人拥膝岩侧,籍登岭就之,箕踞相对。籍商略终古,上陈黄、农玄寂之道,下考三代盛德之美以问之,仡然不应。复叙有为之教、栖神道气之术以观之,彼犹如前,凝瞩不转。籍因对之长啸。良久,乃笑曰:“可更作。”籍复啸。意尽,退,还半岭许,闻上<口酋>然有声,如数部鼓吹,林谷传响,顾看,乃向人啸也。”
    。”

    绝拉,他居然和高人的呼啸声不期而遇!高人才是最牛X的!(我看见一种解释说是高人开始弹琴——汗——我选前面那种解释)

    意大利那段子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作曲家Monteverdi创作的“牧歌”……我以为我应该可以看懂了,结果只辨认出了冠词而已……于是更加沉痛地意识到应该勤奋学习意大利语,并且狠狠地复习古汉语。

    向曾经的七子联盟致敬。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