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发

    2006-12-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icy-logs/4416086.html

    明天的傍晚,会在曼谷的热浪中开始我的圣诞假期。

    此前的七天,甚至更长时间里,我都在写一篇我自己也不知道会以何种方式结束的论文。它关于贾樟柯的三部曲,我絮絮叨叨了七八千,没有穷尽。在这段时间里,我只有偶然去健身以及图书馆借书(回忆起来如同万年以前的壮举),然后就是写作,写作,还有写作。
    所以你可以看出,一次心血来潮的定票会带来如何难以预料的煎熬。

    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在阿姆斯特丹,然后的几天,我坐长途汽车去了布拉格——圣诞前夜,在阿丹的WEESPERSTRAAT 47,大家一如既往一起做饭吃,好不兴奋;我记得那天晚上的电视节目无聊,然后我们出门去广场看表演,和观赏终于如释重负般的荷兰老少醉酒、砸瓶子和乱放烟火;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在德钦,沉醉于那里充沛的阳光和我对自己和一个男人一道扎根藏区的幻想。之后的几天,我去了一个梦里见过的金沙江旁边的小村子,在寒风和清澈的夜空下,我以发短信的方式恭祝昆明的朋友们圣诞快乐,自己则在哀叹没有厕所和洗澡的可能;

    明天的这个时候,飞机早就离开香港。我会飞到一个让我年轻一小时的地方,挣扎着欢呼我新一年的到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