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闹钟 - [话说]

    2009-04-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icy-logs/37689542.html

    买了一个闹钟,但是因为记挂着闹钟会不会按时响,反而是醒了又睡,睡了又醒。

    我在想,一个对全世界的人都好的人,是不是真的懂得去爱别人呢?很难分辨他的UNIVERSAL LOVE和SPECIFIC LOVE吧。

    今晚去UA朗豪坊看了两个片子,分别是台湾/德国合拍的GHOSTED和阿富汗/法国合拍电影KABULI KID。后者有点像ABBAS的电影,也许是因为法国人给钱拍的,结果就是里面的NGO是法国拧,他们貌似做了好事;抑或电影是对NGO提出一种温和批判也未可知。通过男主角、一个出租车司机试图为一个弃婴寻回母亲的三天之间的经历,影片对战后阿富汗驻守的各方势力颇有微词,同时对民生艰难有纪录片式的记录价值。男主角我以为演得自然,好了一个。同时,阿富汗这种国家,无论遭受怎样的历史磨难,放眼望去,人民没有一个是獐头鼠目的,如果可以活得有尊严,谁不想活得有尊严(?!)……谁把她糟蹋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如果HKIFF也选了鹿特丹的那部讲FIXER的纪录片就好了。

    GHOSTED我不是很喜欢,有点草草了事的感觉。而且我看完这部LESBIAN电影之后再看到情侣们拉着手出来就觉得鸡皮疙瘩起;女人们互相诱惑的挑逗的戏码都让我觉得有点生硬(其实也许本来就是如此)。对不起,不知道这些思路算“与生俱来的孤独感”还是算“政治不正确”——然而和同类型的“无声风铃”比起来,就明显逊色,是为了讲故事而讲故事。我想起以前初中时候踢球的男拧们爱说某个人“意识好技术差”,援引到电影上也是一样的。很多时候,你大概知道那个人要什么,但是他就是弄不出来那个他要的东西;我个人觉得,经验是一码事,功力也是一个问题。德国女人的台湾和洪荣杰疏远已久的香港——究竟哪个更接近情感向度上真实的那座城市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ASTOR 2008-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