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攻守同盟 - [话说]

    2009-03-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icy-logs/36768173.html

    初中的那間中學全省來說都算相當嚴格,比如每天清晨校長會站在門口迎接學生,如果你忘記校徽、頭髮顏色不對或者不幸穿了牛仔褲……後果很嚴重;現在看來也算TOTALITARIAN,但是卻人才輩出(好吧我也自我表彰了一個)。

    初三即將畢業的時候同學M過生日於是相約在一個晴朗的週日去了海埂,男生在世界級的高原體育訓練場踢球、女生加油;後來還在路邊的飯館吃飯,很幸福(所以一直對海埂甚至是海埂基地這東西有好感,雖然後來中國足球一敗涂地)。大概是我初中時期最幸福的記憶之一吧。

    後來老師不知道哪裡得知這件事,邀請全班同學罰站。要求人們相互舉證,供出來誰在緊張的初三階段的周末還去玩耍。於是我們趁老師出門上廁所的時候互相交流了意見,打算搞他一個攻守同盟,死都不說誰去誰沒有去。

    其實我覺得攻守同盟這東西屬於一種負的集體主義。就是爲了壞的原因或者私利抱成了一團。

    這樣作的時候我很爽。因為我是好學生,好學生順應時代大流太久會覺得反抗這件事很神奇,會拼命想嘗試;暫時忘記了班幹部的職責是與不良行為作鬥爭。

    我假裝無辜地表示我沒有去過海埂的時候卻不知道,早就有一些意志不堅定的同學(也許在諄諄善誘的家長的督促下)向組織交了底;在我大義凜然的時候,不知道其實班主任早就對掌握了整部名單,他不過是利用手頭的這份名單來看看同學們是不是誠實勇敢的好少年。

    我經過檢驗認為自己勇敢有餘,誠實不足。

    後來在高二的時候,我對一些想聽好少年表白的話的記者說,我長大就是想要很多錢。固然我個人來說從來沒有這樣規劃自己的未來,我不過是想看看他們有沒有膽量聽我這么赤裸裸的喪心病狂。

    結果是,沒有。

    在最後班主任終於揭穿我們的險惡用心之際,大家才通過“週日去海埂玩被老師知道了”這件事對身邊的同學有了更加意味深長的認識,儘管你真的只是去玩去踢球就是那么單純的事情連初戀這些事情都還在朦朧階段來不及通過這場球賽發展……

    所以,今天發生在我身上這件事已經不算什麽;一件單純的事情,最後因為各自利益考慮,可以變得很複雜。互相懷疑誰告密的那種時刻,仿佛重新來過一次,不過是此刻失去了當時破壞紀律心跳加速的感覺,我只想抽煙和問候他/她老母。

    我通過這件事不過是認識到個別小孩可以對自己的學業有多“驚”,這樣他們真的成為了體制的螺絲釘,AMEN。同時我提醒自己不要去想,“這個人”是誰,否則我就真的落入了我當初差點落入的圈套當中了呢。

    分享到:

    评论

  • 每个人读中学的时候都有这么一档子事吗?我是那个被骗到稀里糊涂,连骗子都不理我了,我还不知道为什么的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