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电话给我们的好朋友 - [话说]

    2008-06-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icy-logs/23398374.html

    回到HK,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要给谁打电话……打给的人,居然都没有接……阳光耀眼,空气中熟悉的味道提醒我,回来了。好消息是,沈妹妹要到HK 了;不日S先生也来,而他会接见我!——他是良师益友而且非常聪明,和他说话每次都很开心,学到很多东西。

    昨夜《东邪西毒:终极版》的经历有些令人失望。首先放映因为明星走红毯的关系推迟(主演到达上海有点迟,所以红毯搞得匆匆忙忙,但是上海方面又希望把一切做足),人们翘首期待。和评委之一的德国先生擦身而过,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于是我和思思一起去吃爱西西里,不会胖的雪糕。吃完以后再入场,发现天啊居然还在讲话。

    这个时候我产生了许多政治不正确的念头。

    一场赈灾义演其效用究竟如何令人非常质疑,而王家卫再次表现得富有高度职业精神,他用中英双语感谢了观众,以及赞助商。

    其实昨天清晨我非常过分地去了七浦路淘宝。 买到了令人难以置信地便宜却可爱的项链。当时快笑出声来……当然还有衣服! 

    昨天下午去看狄龙版本的《刺马》,1973年张彻导演。哇塞当时最大的感觉就是狄龙和姜大卫都非常之CUTE,前者身材很好,不少女影迷在现场垂涎欲滴。因为岁月久远,部分群众笑场,但是我也忍不住笑了因为当时的坏人在死以前都要滚很多圈(七八圈以上,很有喜感);打架的招式排演性太强,速度起不来,而这些都成为必然的笑点——群众永远是狡猾而智慧的。客观来说,以70年代水平看这个片子,张彻已经很牛逼了。我前面坐几个老年男士,他们看的很认真,并对哄笑的观众嗤之以鼻。

    小插曲是放到三分之二的时候没有声音了,于是大家开始抗议。有一个男人说,“没声音,再好的戏也出不来”。

    绝啊!大家!如果你熟悉该广告的话。

    后来打算去看5楼的PK.COM.CN,导演是女人,小江。

    貌似和大牌影评人D E先生搭同一个电梯,他貌似要去6楼看SHANGHAI TRANCE,这个时候5楼到了,门打开,D E先生洋洋自得地说,我们才不去看这楼的呢,于是我只好硬着头皮出电梯,而当时我想象D E的目光该是冷傲怜悯的——如果不鄙视的话。后来当我明白他去看的是哈哈哈时,顿时心情好起来。

    当时我也想要不然走求吧,因为貌似东京电影节的M女士也走啦而且当时只有三个观众准时入场,两个是外国人。

    但还是留下了。

    观众渐渐多起来。

    事实证明,PK.COM.CN不是一个装逼的作品,而且我一直都很入戏,结尾甚至哭了——当然只要我入戏是很容易被感动的。大概所有有梦想和有过梦想的年轻人都应该看这个片,小江把握的能力很强(也许是我低估了她),不少细节给人惊喜,整个叙事有点像FIGHT CLUB+WAKING LIFE,部分内容稍显拖沓重复,但是一直都没有失去那种抓人的力量,至少对我来说,这个片子纵然抽象却很有气,不轻浮不做作——感觉好像一个YOYO球,抛出去,都收得回来。影片结合音乐(重塑雕像的权利,新裤子等等)+话剧独白+动画的方式,充满动能——虽然我不是很赞同随时把赞助商的名字招摇过市这种做法但还是要勇敢说D E先生错了。

    最后要感谢《东邪西毒》,虽然种种过场让看电影变得不再单纯,我依然怀念我的15岁夏天,怀念和几个好友骑单车去影院看ASHES OF TIME的夏天……记得那天出来,下小雨,我骑单车跟在几个男生身后,五颜六色的雨衣混淆视线,随后跟丢……那个时候的金碧路,一街都是漂亮的法国梧桐,同学家沿街的小院,还漏着雨……那是一个再也回不去的昆明城,和我的15岁。

    让我们重温:

    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不管当初的电影大家有没有看懂,我还是学会了把每一次的爱和怀念幻想成一场波澜壮阔,假装从不曾遗忘……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请问终极版里林青霞和张国荣是有肉帛相见吗。。。= =
    我觉得pk.com.cn这个名字都几有料的样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