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2 - [话说]

    2008-06-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icy-logs/22595283.html

    其实这些日子没有太多事情发生,不过是無所事事起來。

    這種滋味很奇怪。那天在BUNNY和大嘴的陪伴下驅車尋找我以前住的老廠,它被叫做七二廠,又叫做紅云機械廠。一路顛簸他們問說 想起來沒有究竟想起來沒有?遺憾的是,我真的想不起,一點都想不起;離那裡還有幾百米的時候,才大概有些印象。路是異常難走,一度風雨交加,後來天氣轉晴,午休的時候還去吃了傳說中好吃的童子雞;且打聽著,才尋到。

    此時想起千與千尋。裡面的錢婆婆安慰千尋說,其實不是忘記了,只是想不起來而已。

    只看到從前的大會堂變成一個堆放破銅爛鐵的地方,建築物上“紅雲”二字依稀可見。這個時候覺得我的懷舊非常蒼白;立即丟失了一切詩情畫意的心情。之後我們找到另外一條路回市區。

     

    分享到:

    评论

  • 还记得在那里,奶奶家的花园有一个池塘,那时我总在想,掉进去一定出不来,所以每次都小心的绕过;还记得,我们坐在大大的秋千上,奶奶给我们煮鸡蛋吃;还记得,我们一起走过田埂,家里的狗狗掉进了大大的沟里,然后亲爱的弟弟也掉了进去,我们一起使劲的爬那些大大高高的楼梯回家喊人救弟弟,结果狗狗自己爬出来,弟弟还在沟里;还记得,狗狗去世,老叔带我们去埋葬他,我们一起逮蚂蚱,你忽然发现了蛇,没等我反应过来,姐姐你已经飞速的跑上了楼梯,远远的让我快跑;还记得,我们一起在水库,把小蛤蟆当成小青蛙,提着满满一桶回家饲养,可它们居然真变成蛤蟆;还记得,我们挖蚯蚓、找草药,想帮助被烫伤的弟弟,可四婶把那些东西全部扔掉,第一次品尝了人生的失落;还记得,大操场上那食堂,面条的味道真是灰常滴好;还记得,你去上海,我和弟弟还有姐姐,我们互相拉拉扯扯、不舍的道别,让我第一次知道了离别的痛苦....姐姐,你说,那时我是不是还很小,可是在我脑海里的事又何止这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以记起那么那么多的事情。
    很是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