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ODDESS是雪铁龙一款汽车的名字,1967,年份。ROLAND BARTHES居然在MYTHOLOGIES里面写过这样的话,显而易见,新款雪铁龙是自空中坠入凡间的。


    如果你带着印象中《诱僧》的冷艳色调和叛逆精神去看《1967的女神》,后者乍看起来是具有金属质感的童话;两者似乎并不似出自同一人之手。但电影的辩证法告诉我们,凡是披童话外衣的,暗流涌动之处,难免翻滚着一股暴戾之气。《女神》中红发女主角的家庭编年史所拼接的悲剧,亦沾染浓厚的命运论色彩。不过结局没有太过纠缠于复仇的沉重,一两拨千斤就给挑过去了,直接以爱情突围取胜而告终。若引用小卫引胡兰成的话,就是,亦是好的,亦是好的。

    那种及其不真实的未来感大概是由于男主角柳屋良安来自东京;因为如论如何,澳洲的OUTBACK是很难和金属、未来世界一类的词语搭界的,除非在罗卓瑶这里,化学反应非常曼妙,尽管依旧有些许荒谬——罗卓瑶,CLARA LAW,也毕业于HKU(英文系),后赴英国BFI念电影,成为新浪潮中没有拍过太多影片但是绝对卓尔不群的一位。她的某种创作气质,如果非要作比,应该更贴近徐克而不是例如许鞍华和谭家明。

    《女神》的女主角澳洲女演员ROSE BYRNE凭借红发盲女的表演摘得威尼斯影后桂冠。她的近作(近几年)还有28 DAYS LATER和KNOWING。

    这不是一篇影评,不过我喜欢那种虚拟的车内驾驶场景,和许许多多的鸟瞰镜头;同时亦如男主角一样深深惧怕远离城市的焦虑。很中意片中配乐,VERDI的REQUIEM,用的是LACRIMOSA,绝配,如果你留意歌词。

    以下内容大概和影片评论无关,纯粹娱乐,来自影片中的对白

    【东京啥样子,说给我听听】

    【JUST A MEGACITY】

    【继续问题……】

    JUST LIKE..TO LIVE IN MARS

    【那孤独行星??】

    【不,是火星牌朱古力】

     

  • 梦一章 - [DREAM]

    2009-06-27

    有必要记下来。

    梦到大灾难的前夕,空气中都是惶恐不安的味道。我和家人还是朋友一起,已经记不清楚。但是有不少陌生人,大家貌似一个小团体,抱成一团那样子,但是依然是绝望的等待,灾难袭来。

    我曾经和不少人吹嘘过自己从来没有做过严格意义上的噩梦,比如被人追,看见什么恐怖的东西之类;但是这种末日的梦的确不少,也许仅次于我赶不上飞机+巴士的梦。

  • back - [话说]

    2009-06-26

    我终于真的误了我的飞机,代价是惨痛的,换了另外一个航空公司,他们却误点,好歹深夜抵达香港。

    大家可以用捐款的方式安慰我,或者千万不要和我再提……太伤心了,全价票………………这件事成为这次旅行最可怕的尾声。

    这次旅行,感谢太多人(尤其是天天一起吃饭的人),还有几位朋友没有机会见到,主要是我的原因。当时在机场还骚扰他们,让他们知道我终究是晚到6分钟不给上飞机,实在是汗。

    回到香港以后,几件事情要忙,写REVIEW,整理一篇关于电影节的文章,继续论文CHAPTERS的写作(which is the most fun part)。因为这张全价机票的缘故,我想自己得在写论文的一个半月里面节衣缩食了。至少不应该买任何新衣服。

    其实心情不是很好,不过不打紧,电影可以让我很快乐;也许是我的暑期忧郁症吧。

  • 在北京的最后一夜。

    每次来北京从来没有觉得孤独过,感谢所有和我一起吃饭或者没有吃饭(汗)的朋友们。从前是初中同学照应,这次的朋友,都是在电影节的旅途上认识的,因此而特别开心,感觉自己长大了、独力承担了,这样的骄傲感——主要源自他们。喜欢看他们有梦想,还在用心保护这个梦想,并且愿意等待它生长的那种状态。

    其实我不是很清楚是什么原因让我那么喜欢北京,太理性的答案给不到;也许在于我每次来都把自己当做一个旅人,也许因为我从来没有真正进入过她……全凭想象,和我脚下的路,凑成这样一个北京。

    聊天的时候,觉得导演的确都是有故事在肚子里的人,等他们的话匣子一打开,你会很喜欢自己的耳朵。生死爱恨,就这样一顿饭,也都成为作料说给彼此听。

    去了公园,告诉大嘴,被他赞赏,说就是应该去公园。因此也觉得自己没有一头钻进小资们的阵地这个决定是对的。不能免俗去的地方,因为天气过于炎热而影响判断力,没有走习惯的路线,甚至点了世界上最难喝的摩卡+香蕉;那些旧日觉得很酷很别致的小店,也都黯然失色。那么商业化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我自己不清楚。可以肯定走在这些地方我是焦灼不安的,因为钱也花得差不多了。哈哈。

    尽管没有去到宋庄,还是觉得这次是有趣的旅行。

    我喜欢刚才在胡同里面走路回旅社的时候,聚在小卖部门口下棋的老爷们儿;喜欢黑暗中人们坐在路边吃西瓜的声音和身影。对我来说,那就是北京,那就是北京最美好和神奇的地方。

     

  • ALL IN ALL - [话说]

    2009-06-24

    【官方摄影师 FANSILE;北京建国门地铁站】

  • 夏至 - [话说]

    2009-06-21

    在火车上几乎没有睡之后,以百倍的精神背着大包小包出了北京火车站的站台,有一个女的逃票,人民群众在围观。我稍微围观了一下。

    然后打的来雍和宫,司机放下我以后我才发现他离开的方向是PLOFT在的地方,群众很友好,对我说一看你就是找旅社的,欢快地给我指了方向。周围有群众议论说,就知道她走错方向了。知道我走错为什么不早提醒我呢?群众们!

    PLOFT这个青年旅社是仓库改的,我的房间和想象有些出入,简陋了一个,而且我忒不喜欢水泥地板感觉脏脏的。房间于是不够亮堂,感觉总是灰蒙蒙。我仰头一看,有一个透明的天井,的确天花板本可以很高很高很高。

    就算这么困这么累腿这么肿,但是考虑到周末才有的潘家园旧货市场,我还是出发去坐地铁了。午饭于是在旅社吃了,是炒饭+橙汁,同时上网,读到某人的EMAIL,仿佛打了兴奋剂一样振奋。旅社有一个住客长了很奇怪的胡子和头发,它们紧密缠绕不分开,我忍了很久,才没有对他说I LOVE YOUR BEARD。

    北京地铁给我的感觉就是比香港或者上海有亲和力。这样哄骗着自己转了三道车就来到了潘家园旧货市场附近。外围也有摆摊的。有人就开一个车,身边放一个好像从某个古墓盗出来的盔甲,人自己在那里读报。我于是出了小汗。随后来到潘家园里面,很快就看到卖铁皮系列的,人家要收摊,死死地讲了价,不过还是觉得应该再狠一点。随后又换了一家买铁皮。好到不行,想全部买下,但是理智战胜了感性。

    最美好的部分,是旧书摊的部分,貌似自己是第一次看到这样规模的二手书展。很奇怪的,居然遭遇在东京买的那些老的日本明信片,和大量的旧的日历片、文革出版物、古书、杂志、首版图书等等等等。那个时候就觉得,当时自己在马德里或者拿波里看见人家二手书市场的时候的那种嫉妒,今天得到了所有的正面补偿。可惜我不能买书,怕自己背不动,其实更喜欢那些周边产品例如小图片、明信片等等,给某人买了一样有趣的纪念品。之后被卖剪纸的老板当做进货的而买入古旧的熊猫剪纸,不由得开心起来。老板人好好。

    最后的总结,我爱潘家园,如果今天不用写稿件,我就圆满了。


  • 火车 - [话说]

    2009-06-21

    坐火车从上海去北京,也不是第一次,但也许是最后一次。

    两年之间,我对自己的唯一认识就是,自己对火车的容忍度只能维持在接受短途动车组的水准了。昨天-今晨13小时的火车旅程虽然说不上一场灾难,却始终纠结着莫名不盖口的狂咳、徘徊不去的脚臭,精力充沛的推销各种食物的列车员(从来没有中止过,灯也没有关过,音乐也没有停过)以及万劫不复的坚硬座位……以及13小时本身。对面的男拧一直坚持要把他的臭脚摆我面前,十分坚定,且多次踩住我的裙子,我用自己的黑色大包去压住他,他就有本事给我在包下面扭动脚趾……于是这个时候更加后悔没有坐飞机。

    但我依然坚持,坐火车长途硬座你可以见到真正的中国。所以除非是和某人一起,我想该和普通火车说再见了。

    PS: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在泰国坐过卧铺火车。享受。大家都可以试试,从曼谷到清迈,虽然比长途巴士贵不少。

  • 北京北京 - [话说]

    2009-06-20

    无论如何,就算北京再污染,她依然是我最爱的中国城市前三名。坐火车去北京于是变成一件不再辛苦的事情。但是,直到有人来问我去北京做什么,我才醒悟,原来自己的计划是非常松散的。后来初步思考,打算如下:

    买好看的卡片。买足够的邮票。每天都去邮局。

    由于住在雍和宫附近,打算去雍和宫玩耍。我大概从来没有去过YET.

    周日去潘家园旧货市场的计划也许需要搁置,因为还是打算去宋庄的QUEER电影放映。

    不能免俗,南锣鼓巷。但是某些店铺的帮工非常势利,崇洋媚外。但是还是要去。

    见FANSILE,见COCO,见杨瑾小朋友,见李睿珺,见我小学同学(他有时间吗?)见SK先生,最好也见到SIYI,GUOSHEN和朱日坤……去北京,喝大瓶酸奶,吃煎饼果子,给某人打电话,我发现自己的愿望其实还是很简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