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抱歉 - [话说]

    2009-08-31

    因为自己的一些所谓计划,对一个很重要的长辈,心怀歉意,当然也非常感谢她一路以来的支持。

    酱紫一定要好好做FILM CULTURE I的TUTOR才对得起.

    “I simply owe you too much.”天呀每年这个时候必然有一篇文章是感谢她的。

    三十岁前(要)去到这些想去的电影节。

    与此同时SEAMOUSE打算去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电影节,我祝福他虎口脱险。

  • 老舍之“恋歌” - [话说]

    2009-08-27

     

    自从梦笔生花,才思赡富,真乃风声鹤唳,草木皆诗,信手拾来,俱饶奇趣。观已将瓜皮小帽换为桂冠,特此声明,谨防假冒。


      自从那天我看见您,姑娘,我才开始觉得了生命。
      您看,往常一顿吃四个馍馍,那天,我吃了整整一个锅饼;我那憧憬之胃,正如那歇司特力之心,从那天起,一齐十二分的发痛!
      您那满身的曲线,和
          那双安琪儿的眼睛,
      我告诉您,我若是敢形容,便是天大的反革命!
      我愿化为一只可爱的小猫,在您怀中咕噜咕噜,三年也咕噜不尽,咕噜的都是妹妹我爱您,毛毛 雨,和请您看电影。
      姑娘,你发点慈悲,为您我害着相思与胃病!
      我在梦中,唤过您多少声“笛耳”,和多少声“大耳令”,那只因为,慈心的姑娘,我还不晓得您的名和姓。
      告诉我吧,您是姓张,王,李,赵,还是洋钱声儿的宋?
      您若不肯,我只好学福尔摩斯,四面八方用科学方法去打听。
      先告诉您些,我不完全属于无产阶级,但您如愿意,我也可以去革命;您若不以为然,那么,我可以坐着汽车天天把鲜花送。
      只要您愿意,什么都成,您一张嘴,咱们马上可以把婚定。
      我现在是真正的独身,虽然在乡间,有个老婆脸黑得象吕宋;
      那不要紧,您自然也不在乎;您更应当可怜我,那是有志青年的大不幸;假如您在乎,我向天赌誓,明天,明天我就下乡把她往娘家送。
      每月供给她块半大洋钱,凭良心说,这总不算侮辱女性。
      钻石戒指,您的,我决定去选挑,只等您那玫瑰之唇那么一动。
      假如,我的爱之晶,您说声NO,天大的希望与狗命一条将同时坠了井;那么一来,姑娘,您瞧,宇宙,汽车,鲜花,跳舞,便都要一干而二净!


      载一九三二年十二月《论语》半月刊第七期

     

  • 热记忆

    2009-08-26

     

    起床,穿衣,早餐,咖啡,电话那头,有你, 我就是幸运滴。

    是为七夕记。

    【某人:已经缩小很多很多了,不会害羞了吧】

     

     

  • 梦一章 - [DREAM]

    2009-08-24

    梦见回到了阿姆斯特丹,坐TRAM,还和朋友说这条线路是我最爱的;彼时学校在修葺的那座楼终于修好,我还指给朋友看。奇怪的是TRAM的轨道上布满了卖菜的小贩,司机也不急躁,在他们中间绕来绕去,并无意外发生。至于运河,我记不得它是不是在梦中消失了。

    随后梦见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和朋友(现在想起,似乎不是身边任何人)吃一碗似乎永远都吃不完的寿司。

    席间我在7-11买了几样食物,非常之昂贵,不过忍了;朋友还在一边和我说,他朋友有机会去拍纪录片,想拍一部关于哀乐的,不知道如何。

  • 今日有妙事发生,惊叹"一衣带水的邻邦"的办事效率;一度觉得自己很PUSHY。

    同时昨日到今日为这件事麻烦了不少人,非常不好意思……照片都是六月拍滴。

    该懂的人就会懂

    CIAO,again...




     

  • 今天清晨 - [BURNING IMAGE]

    2009-08-18

    记得才来HKU时,我就拍过这个横躺着的西服人儿,他轻易不出来,大概I-DAY会出来做宣传用。

    今天清晨,有大伯给他冲凉。

     

  • 1.长发的许知远坐在HKU星巴克外面的某张椅子上,我不用仔细端详就认出了他而当时YYY正在和我讲述一个关于“四目相对”的虚幻故事……这个清晨,很有可能就是在这间星巴克,许在MINDMETERS上写了一篇文章“最愚蠢的一代?”,一如既往地谆谆善诱。他的单向街即将拥有自己的杂志·书,《单向街》。他说,

    不过,随着年龄日增,我发现原来坚持才是世界上最困难和NB的事。毕业将近10年,我和不同的同事们做过那么多夭折的项目,常常因为我的韧性的不足。太轻易的热爱与放弃,是一个人脆弱和浅薄的流露。倘若书店和这本双月杂志,能坚持50年,该是个多么让人骄傲的事。它经历过希望、幻灭、困境和复生,却仍保持了最初的憧憬和热忱。

    而在此前的两个月,P曾有机会和许知远旁边早餐,如果只凭借许当时和他人的对话判断,你大概不会想到他是一个会写出以上文字的、敏感的人。

    2.我恨香港的阴天。想搬去住单人间。

     

  • 偶发现展示旅行照片是一种自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种暴露的习惯其恶劣程度次于家庭相册和结婚照(哇塞,居然有人放个人艺术照去校友录!!!);后来改拍LOMO,因为胶片更容易被人们当做是“艺术品”而让这种虚荣感得以继续。和以往不同,这次去玩耍都没有写游记,不过不碍事,再贴几张大阪的照片。

    对于大阪街头的男生,P和我达成一致的看法是,他们的好,是不会故意加修饰的好,因为他们就是他们自己。

    游玩中,P也曾提醒说,应当买家乡的“口野”(YE,三声)带回给男人之类;我以为非常可贵,真的照做。

    【会想要坐上去的迷你机械;四天王寺内,休息的时候我和P遇到一个很有型的运动大叔

    【休息的人们,和狗儿】

    【关于车厢公德的海报,大抵是;猴子是很好的】

    【这GLICO和雪印的海报,位置和内容很久都没有变过;从“大阪物语”判断的】

    【最令人着迷的在于猜测,如何的速度算作“最徐行”】

    【一座城市是有桥有水才算真的美】

    【最可爱的,导游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