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情 - [话说]

    2009-11-07

    1.事情永远不按照你想象的方式发生。

    2.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3.船到桥头自然直。

    4.妈的,星座不准。

    5.我容易吗?

  • 老马在山形 - [电影节]

    2009-10-13

    和FANHALL.COM合作记录我的山形,请大家伙儿移玉步到泥巴兄专门给俺开的这里看老马严重滞后的日志,目前仅推出第一篇而已。我正在紧张活泼地加班加点写。不过还是很慢,因为一天最多能够承受的纪录片我发现是3部,超过这个数字人就要失常了。

    今天10点开始看了吴文光老师的FUCK CINEMA,我操电影,很喜欢,IN A UNCOMFORTABLE WAY。

    随后是几乎成为印尼艺术影片影展代言人的GARIN NUGROHO,“一个诗人”,记录1965年ACHE省的政治清洗运动,和当时的ANTI-COMMUNISM(T)局势有关。

    对女读者:山形的男志愿者们非常可爱。

    还是买了昂贵的转换插座(MUJI的,是如此讨喜的设计)。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带来自己的。可以去死了。

  • 飞行 - [话说]

    2009-10-07

     

    回顾最近几年飞行旅行,几乎没有哪次是从容出发的;最难忘的是什么中午了才想起来出发时间提前了一天结果只有半天用来收拾行李兑换外币南辕北辙地去这里那里和人交易(P借了一些欧元给我);最悲惨的一次莫过于因为迟到6分钟而耽误了从北京回深圳的飞机——而且我换乘的下一个航班,居然推迟了2个小时出发。今天折腾大半天尚算圆满——除了有人买下所有中环奇华店的熊猫曲奇饼这件事之外——发现自己没有时间去尖沙咀买JR PASS;等到东京再说。

    购入李锦记各色调味酱+泰式青咖喱酱若干,真是开心。

    换外币的地方百年公司总是让人觉得惊心动魄,我想我大概是在那群人里面换钱最少的一位;大叔们都用很难看的塑料袋装起了他们的几万元外币离开,这个时侯我想我是安全的。

    每次要离开香港的时候,都觉得她实在是好。

    希望自己在日本不会每天清晨就饿到头昏眼花,我会想念我的无敌烧腩饭和卖饭的大婶。洋芋鸡们。等等。

  • 月光II - [话说]

    2009-10-03

     

    [DIANA F+ 几近报废的一张黑白KMG 忠爱坊]

    看老乡和菜头的BLOG,看着听着,就想哭了。我不用特别等到中秋节元宵节春节之类的时候才知道我也“在一个没有归属感的地方怀念家乡”;爷爷奶奶都太老了,我却依然任性,已经连续两年因为鹿特丹电影节而没有回家过春节。2010年不能再这样了。

    不过2010的时候,昆明的新机场建成,每次我降落或者起飞的时候,据说我爹安息的山头都会看得到我。这件事曾经让我一度想说,不如干脆不要再回家因为我每次降落都是为了离开。

    以下片段来自和菜头;他说的是昆明;而关于KMG我有几乎完全相同的感慨。

    踏空,住在一个没有归属感的地方怀念家乡,回到家乡发现你错过了它抵达今日的分分秒秒。在CBD的玻璃幕墙上投射荞麦青青的幻想,站在曾经的荞麦地里却只 看到新修的高楼大厦。倘若我不曾离开,那么我不会觉察变化,在时光里我和我的城市点滴变迁,一起变老。倘若我不曾归去,那么我不必回忆,在时间开始之前的 世界和我无关,不必挂怀。需要一种公平,不要向异乡索要它所不能给予的亲切田园,也不要向故乡强求自己不曾一同度过的时时刻刻。需要一种和解,和自己。明 白命运如此,人生如此,变动的世界里不会有一块属于你的不变之地。有的只是马蹄哒哒,踏上哪一条路都是归途,停留在哪里都是归客。只要不曾被拒绝,那么就 感谢此间好客,日日好日。试着忘记怀念和疏离,学会蹈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