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am not strong - [话说]

    2010-02-06

    不能再写BLOG了。

    欠编辑的稿子,也无法继续了。

    希望大家谅解。

     

  • 今天下午,是枝裕和在为“空气人偶”而举行的“BIG TALK”结束的时候 念了这一句

          “生命は 
       自分自身で完結できないように 
       つくられているらしい

    翻译为:

         生命 可能是
      無法以自身之力成功的完滿
      而被創造出來的

    如果我在09年就看了这部电影,也许它也会是我去年的TOP 3。(这部电影也许是我和DEREK唯一重合的TOP 3)

    在电影里面看见了SUMIDA隅田川和“三轩茶屋”的电影院。

    关于名画座,等杂志挑完我的照片,就可以在BLOG里面写了。

  • 梦一章 - [DREAM]

    2010-01-20

    看UP IN THE AIR,GEORGE CLOONEY说,WE ARE SHARKS, NOT SWANS。其实我没有看到结局,CLOONEY真的会皈依婚姻吗?

    没有什么比让一个长期不想结婚的男拧去说服另外一个突然不想结婚的人走进教堂更富于挑战性的事情了。整部电影看下来,情节编排这里稍微薄弱些。就在克鲁尼出现在婚礼现场时,电脑死机了。突然地。不过他说的一句话蛮对(其实很多话都很精妙),他说,不学会怎么把自己肩上的包囊清空,怎么知道要放回去什么

    和他一起合作的小女子NATALIE,被男朋友一个短信甩了;然后她嚎啕大哭。倒也很可爱;后来她教训克鲁尼说,你就是SELF-BANISHMENT,自我放逐的时候,我很想知道黄金单身汉克鲁尼本人是否认同这点。

    晚间,梦到和朋友们一起去一个很大的电影院看电影;看什么已经忘记了;后来去P的朋友家,这个女子和一个有钱的老头儿结婚了。她家有不可思议的美丽水池,里面游着金鱼;老头儿倒是很安静。

  • 三窟【置顶】 - [话说]

    2010-01-17

    新家没有被封 哈哈

    http://fishicy.windhunter.net/

    以上是我新家的地址,也列在了链接里面;WORDPRESS还要学习,所以大概这段时间这个站点还不会太好看……经历了1月的风波之后,已经不可以忍受随时不能写的可能。

    感谢MATRIX同学,我在TA的提议下和几人一起合租了海外的服务器继续我的BLOG;同时BLOGBUS这边也不会断

    我想,自己租的服务器上,敏感词是不用太刻意回避的了……总算。

    新家的BLOGGING至少会与BLOGBUS同步。

  • IFFR 2010 - [电影节]

    2010-01-02

    朋友Z在FB上说,这回没有人替你偷海报了(他已经辞去鹿特丹的工作,返回老家黎巴嫩)!G说,她会指使别人偷滴(G身高两米哈哈哈)!而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会再带着一堆没人要的海报回家。

    IFFR2010确定的竞赛片如下;还不是最后的名单,应该一共有15部;开幕片史无前例的是一部韩国作品,PAJU。

    Agua fría de mar (Cold water of the Sea) (Paz Fábrega)
    R. (Michael Noer & Tobias Lindholm)
    Street Days (Levan Koguashvili)
    Autumn Adagio (Tsuki Inoue)
    Les signes vitaux (Vital Signs) (Sophie Deraspe)
    Let Each One Go Where He May (Ben Russell)
    Alamar (To the Sea) (Pedro Gonzalez-Rubio)
    Mundane History (Anocha Suchiwakornpong)

    继去年的东南亚恐怖片之后,IFFR今年的主题之一是FORGET AFRICA,应该有不少非洲电影。

    还有一个大师致敬单元,是日本导演崔洋一,据说是第一个国际影展做崔洋一(YOICHI SAI)专题,除了崔洋一会亲自出席之外,病休之后重出江湖的TR大人会做MC,真是佩服之极……同时不排除这安排是为了提高影展票房号召力,不过鹿特丹一直很注意保持平衡、老少咸宜。


    相映成趣的是吉田喜重(Yoshida Yoshihige, 後稱Kiju)的回顾展,阿姆斯特丹电影博物馆+奥斯陆电影博物馆两大携手。1933年生的吉田会和他妻子、著名演员冈田茉莉子亲自现身鹿特丹——这一切都是在我决定去鹿特丹以后才知道的,OH GOSH!!!

     

  • 鹿特丹 - [电影节]

    2009-12-31

    决定去。1月30-2月6.

  •  

     

     

     

    中环最热闹的一个角落,拿了一个箩筐卖咸鱼的老伯很孤独,买了一条很臭的咸鱼;老伯貌似喃喃自语说,是自己做的,不算最臭的。稍微大一点的鱼40元。也许很难吃,但是老伯如果今天把所有孤单的咸鱼都卖掉而带着钱回家吃晚饭,也算一件好事。

    VISAGE ONE这间酒吧已经荡然无存。应该也挣扎了好几年吧。

    看到一个很棒的古董LP机。

    我读到几乎2年前自己写的东西,里面说,

    “以前不懂得保护自己,现在学会耐心和退缩。 

    以前希望想到哪里就可以去哪里,现在知道,不管到哪里,我都逃不脱。”

    2年以后发现,“逃不脱”是真的。不过如果不壮怀激烈,大概就不是我了。正因为如此,会很辛苦。

    朋友问我说,“难道你现在找到了吗?”;what a difficult question.我靠,LIFE IS A MOTHERF*CKER。

    陈奕迅唱,

    可是爱 我相信爱

    就算一切都像

    独白

  • 偶拾 - [话说]

    2009-12-19


    香港开始变得很冷,而我最终在家里丢失了我那命运多舛的眼镜。P在国内翻墙看了FB,而我开始厌倦TWITTER上的AIWEIWEI。据说PICASA亦要翻墙来看。

    完全没有过所谓圣诞的心情,节日前后友人们都回家了。亦放弃了电影资料馆的中国老电影。

    APPLE小姐在晚餐之后很久提出一起去中环吃墨西哥菜。问:人均价格?答:100多元。我:已经完全饱了,又出门!!!还100多!

    何况还有论文要赶。

    更晚的夜晚重读PAUL AUSTER,而不是DRACULA的吸血鬼故事。那天看09年度图书排行榜,我国译介外国图书的速度之快之全令人颇有些感动;而书评的文字有一种电影节最高大奖颁奖词的意味,有点翻译腔,但是特别美好、简洁、中肯。之后就是发现自己看非学术书籍的水准很大程度上已经远远落后于豆瓣上的时代指标。

    在FB上看到G年轻时候的照片,自然是英俊的,抱着他的儿子,这让我想起来,原来G是年轻过的,虽然欧洲人从20岁开始就长得像40岁,而其皱纹不一定是岁月的累积。所以G和T的忘年恋情(以及电影节的情缘)令人叹为观止,如果他们一直这样走下去就好了……我立志要把他们的故事写成老套的剧本。

     

    昨天借到好几本有趣的书,包括随手拿到的JANET HARBOURD写的LA JETEE和09年奥地利SYNEMA出版的一本粉红色封面的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前言部分理所当然引用了BENEDICT ANDERSON;之后是MARK COUSINS和TILDA SWINTON的一来一往书信,和一众论文,书信有空会全文翻译出来——略读之后,哪怕你不太看APICHATPONG,都会很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