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兔子不是第一次有这样的心情。

    它看到它们一个村的三姑六婆们,大家都那么缺乏精神面貌,虽然不至于哇瓜裂枣,但依然是杂看杂不顺眼,他们的同质而不是同志气息令它心中一阵哆嗦,它觉得现实在降落;它在心中用力地感叹,它知道兔子始终是兔子而绝不会是马;马始终是马而不会是骆驼。

    后来小兔子傍晚走在兔子潮中,逐渐觉得心情烦躁。

    它觉得,它在呆若木鸡的王三虎他们村子思念的,应该不是这里吧;为啥我回来了,反而对自己这个村这么讨厌。

    小兔子开始想回王三虎他们村,虽然路途遥远,虽然王三虎他们有时候特严肃,有时候又觉得自己老幽默弄得小兔子像个外人;但王三虎们毕竟不会让它心头一阵哆嗦。

    它看着这么多自个儿村的兔子和自己擦耳而过,它觉得很委屈,它也觉得这一村的兔子其实也挺可怜,但是最终,它还是希望世界末日尽快地到来。它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这帮兔子先它而灭亡。

  • 似乎每次到韩国来,都会遇到这样的天气,和呼吸商场人流中略带甜味道的空气;不过釜山不尽相同的是,她的空气有海的味道。

    和上次去马德里一样,在众目睽睽下因为早班车而过于疲乏睡起大觉……不知道过了多久,听见大家交谈,但是我没有醒。主人叫做JUNE,是一个很不错的韩国男拧。但是釜山男拧……我必须说,好的人,都去了首尔。可你能够原谅釜山人的不时尚,你走在这样的大叔大妈中间,觉得不是在韩国,不是在有些装模作样的首尔(聚集了全国八分之八十的人口)。 

    去了乍其嘎鱼市场,里面的老女人不会好看,但是她们有气势,和她们奇形怪状的、剖了肚肠的鱼儿们一起,穿着颜色鲜艳的工作围裙与一事无成的老男拧打情骂俏,你觉得她们才是乍其嘎的王者,穿梭其间,我有时候会希望自己有钱到把所有巨型的螃蟹和章鱼头都买下,让老女拧们早些收工。喜欢釜山,喜欢在富丽堂皇的鱼市场大楼外面的露天市场徘徊,喜欢和午休的老工人们一起在那里安静地看人在清到要死的海水中钓鱼,一时间,居然不想电影节了,电影和乍其嘎的女拧们比起来,都是那么假;一时间,DIANA对我说,她需要多点快门,我迅速结束一卷。不像在马尼拉,迟迟不能下手。

    大概这样的心境,是不适合开始工作的。 

     

  • 即将离开上海,出发去北京。其实已经很想念昆明,但因为北京有亲人一样的FAYE和脸哥,于是我塌实了。在上海的日子里非常感谢P和T的家人,他们给我很多温暖,以及W和D同学。今天和WD组合分别的时候,都难过了。当然P和T对我的照顾是不用说的。上海的美好都是因为这些人。

    不能见到某人,毕竟十分遗憾。 玩好!再次的。

    下一站北京! 

     

    04年北京夏天 

     

  •  

    the Palace of Eternal Youth

     

    slumbering in the air

    点阅读全文看更多片片
  • 旅行的时候,难免都要听这首歌,陈老师的“旅行的意义”

    出门和V同学一起早茶,然后终于实现了一起抽烟的愿望,偷偷地在西宝城的旁边。发现她是很可爱的人。

    给大家买了巧克力,我想YANA大概不屑吧呵呵,因为欧洲好的巧克力太多了,她应该都吃腻。ANYWAY,还是给她买了这个做礼物。

    忘记带家门钥匙,太恐怖。按照某些人的说法,这证明我不想离开。

    记得从前一直梦到和一个朋友一起赶车去FIRENZE,总之差那么一点点就赶上,却总是错过。总是。

    重温ORSEN WELLES的话,EVERYBODY IS SOMEBODY‘S FOOL。还有人唱“我傻我不怕”。

    明天晚上都可以坐在上海的大剧院里面欣赏“长生殿”,这是否是我要的生活?

    应该是吧。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梦里背诵了海子的诗……我邀请TEDDY小熊和我一起上路,他是婷婷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