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K 1 - [话说]

    2008-10-27

    看马来西亚电影SELL OUT!

    第二次。

    我居然把人家的电影记错结尾,比如,结局应该是两个老男人走进电梯,什么都没有说,而我印象里是电梯没有动,等门开的时候,两个人在接吻。

    后来和导演求证,导演说,如果我没有记错,不是这样的。

    我说,对不起了,不过是我对事情有 PORNOGRAPHIC的记忆力。因为他戏里的人物总是这样说,人家纠正说,PHOTOGRAPHIC。我沾沾自喜。又或者安排我臆想的情节会更出彩??

    导演虽然年近四十但是看起来居然如同28-30几岁的男拧,男演员是有中国血统的英国人,这戏里充满对PAN-ASIAN FACES的调侃;而我也想起一些混血人和COSMOPOLITAN人。以前的结论是说,这样的一眼看不出来自亚太地区哪里的人有时因为表现过于完美而令人感觉不真实,他们属于ROBOT一类。

    关于电影,其实我手里也是捏了把汗的,就是很希望这些导演以后有第二部和第三部作品诞生,不要就此作罢;而且我也在想,如果出名了,红了,卖了,今天还在FACEBOOK上和你聊天的导演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会为了保护自己而不再想说就说吗?

    但是不知道如果这片子来中国放映会怎样,应该找一个翻译好好做中文字幕;导演英文剧本WICKED。

    的确想过为什么我变成一个喜欢东南亚电影的人,实际这是一场本末倒置的选择。

    今日心得:导修课的小孩儿们也是需要关怀的,尽管他们有时候太懒;不应该因为别人幸福得冒泡而嫉妒人家(哇塞但是任何看过某人这封回信的人都会嫉妒吧;我觉得写信给你的朋友报告好消息的人要注意了),尽管快乐是能量守恒的;其次就是要集中精神做自己必须做尽管不喜欢做的事情。

     

     

  • 总有时候 - [话说]

    2008-10-22

     

    【海云台海滩】
     
    点击 阅读全文
     
     
     
  • 今天 - [话说]

    2008-09-16

    虽月经即将来临,今天有一些好事发生。

    得到一张好听的电音清新女声专辑;

    在E和N的帮助下拿到WKW的签名(如果K喜欢WKW我会很为难);

    FACEBOOK上被小哥哥加了我赶快允许了(我所谓无数的小哥哥之一,就是文盲的那个)。

    谢谢大家。

    谢谢我的两支烟。 

  • 开学 - [话说]

    2008-09-01

    开学了,很混乱。一些HOUSEKEEPING的事情。午饭的时候GINA问我其实究竟为什么去了马尼拉,我给她的答案非常孱弱。

    昨天拿到了第一卷DIANA F+,没有抖,纵使有重影,希望我可以拍得像假贾那么好。

    在吉隆坡

     

    在香港西环

     

    在马尼拉

  • 西风的话 - [话说]

    2008-08-02

    《一个人的奥林匹克》中,用了一支曲送别刘的德国教练,是“西风的话”,听的时候,有一种突然被触动的感觉(原曲作者是黄自,廖輔淑詞)——这首歌非常30年代……此刻觉得连侯咏的音乐感都比JOHN WOO好,后者白白浪费了我很推崇的配乐师岩代太郎。

    当初曾经幻想过,如果我可以拍一部大片,就是山飒的《围棋少女》,讲乱世的爱情,“西风的话”可以是它的主题曲——也许是巧合,刘长春的故事,也是从东北开始的。

    这个版本是陈老师的,第二段是新加的;据说大陆和台湾的音乐教材都用这支歌(自然是黄自的部分)。 

    去年我回來 你們剛穿新綿袍 
    今年我來看你們 你們變胖又變高 
    你們可曾記得 池裡荷花變蓮蓬 
    花少不愁沒顏色 我把樹葉都染紅


    今晨的夢裡 樹上猴子穿新衣 
    鼓號吹奏的章魚 路過森林下著雨 
    滴哩噠啦滴哩噠滴 桃花變成了狐狸 
    迷路的樂隊在哭泣 人生也許是個謎
  • 南京2 - [话说]

    2008-07-15

    酷暑让人晕头转向,我无法记住YANA对我说的地名,走了一些莫名其妙但并不浪漫的路,彻底放弃FLANEURING的想法,同时喝了一百杯冰镇咖啡.

    但依然头昏.

    来到YYY同学的南京大学门口,在传说中的"万象书店"买书,看到南大门口左边朱笔书写:严肃活泼,相信P君看到应会拊掌.之后买碟若干(买到YOUTH WITHOUT YOUTH居然),吃了生意很好的云南菜(遇到若干艺术青年:影评人,小说家,和我对面的诗人哈哈),店主是真正的昆明人,看在老乡份上请吃木瓜水而且全程昆明话陪同,令人感动.最后去了另一传说中的"先锋书店",感到南京爱看书的人都是幸福滴;香港如果有一家书店可以开得如它三分之一大,就是好的了.结局是买了过多的书(因为还要回上海),大概会海运回港.有一本书是德国钢琴家写给中国爱人的手绘明信片,令人嫉妒.

    南京是一个让人感到温暖的城市,我说的不单是温度.

    明日回上海,18日才能再续BLOG了.

     

  • 回到HK,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要给谁打电话……打给的人,居然都没有接……阳光耀眼,空气中熟悉的味道提醒我,回来了。好消息是,沈妹妹要到HK 了;不日S先生也来,而他会接见我!——他是良师益友而且非常聪明,和他说话每次都很开心,学到很多东西。

    昨夜《东邪西毒:终极版》的经历有些令人失望。首先放映因为明星走红毯的关系推迟(主演到达上海有点迟,所以红毯搞得匆匆忙忙,但是上海方面又希望把一切做足),人们翘首期待。和评委之一的德国先生擦身而过,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于是我和思思一起去吃爱西西里,不会胖的雪糕。吃完以后再入场,发现天啊居然还在讲话。

    这个时候我产生了许多政治不正确的念头。

    一场赈灾义演其效用究竟如何令人非常质疑,而王家卫再次表现得富有高度职业精神,他用中英双语感谢了观众,以及赞助商。

    其实昨天清晨我非常过分地去了七浦路淘宝。 买到了令人难以置信地便宜却可爱的项链。当时快笑出声来……当然还有衣服! 

    昨天下午去看狄龙版本的《刺马》,1973年张彻导演。哇塞当时最大的感觉就是狄龙和姜大卫都非常之CUTE,前者身材很好,不少女影迷在现场垂涎欲滴。因为岁月久远,部分群众笑场,但是我也忍不住笑了因为当时的坏人在死以前都要滚很多圈(七八圈以上,很有喜感);打架的招式排演性太强,速度起不来,而这些都成为必然的笑点——群众永远是狡猾而智慧的。客观来说,以70年代水平看这个片子,张彻已经很牛逼了。我前面坐几个老年男士,他们看的很认真,并对哄笑的观众嗤之以鼻。

    小插曲是放到三分之二的时候没有声音了,于是大家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