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日MEMO - [话说]

    2009-01-24

    今天鹿特丹貌似放晴,带了DIANA F+出门,起到了SHOW-OFF的效果。不想突然多云了。

    即将看的电影是(1430)是枝裕和 Kore-Eda HirokazuSTILL WALKING,(1730)侯孝贤同学1980年的CUTE GIRL,“就是溜溜的她”(汗……),(19:45)越南电影(也去了釜山)MOON AT THE BOTTOM OF THE WELL,至于十点的电影,尚未决定。想看的两场电影SLUBDOG MILLIONAIRE和日本的《盗梦侦探》都FULL HOUSE了。或者我去看一个生僻的电影,也不算差。

    搞错了除夕的时间。真是。

    现在离开大楼去吃午饭和拍照片!!YEAH!!!

     

  • 迟到的新年感想 - [话说]

    2009-01-09

    前一秒你得意地认为自己得到了所有能够想要的,后一秒你觉得这种快乐并不能够持续,且多少还带有主观臆想的成分,然后开始为此痛苦,循环往复。

    记得还是中学生的时候朋友YUAN曾经写我“宠辱不惊”,其实我对于生活和改变的仓皇与惊讶反应超乎很多人的想象。我不过是具有超好的忍耐力和偶尔病态的沉默吧。或者是自欺欺人的本领过人。

    在家度过了元旦,几乎没有上网和看电影;同时我突然失去了以往抒情描述去年、热情展望来年的劲头。没有心情去结识新的朋友,也不想和过多的人联系,试图高兴,但是以失败告终。很多家人和朋友爱我并且关心我,但是我始终不能以正确和成熟的方式回应别人对我的好,又或者,当我懂得去回应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时机。这个是我的致命伤,我清楚。

    年度转换,非常疲劳,希望正常起来,少些不必要的网络生活。同时祝大家新年快乐。

    在昆明和建水拍摄的120照片,被冲得七零八落,不知为何。

     

  •  

     

     

    不可遏止地都长大了,变老了,生日快乐,A ,反正你比我年轻,而且你不抽烟;我希望我不使用MSN和FACEBOOK。

    就当作是温暖冬日的
    恶兆而已
    一如既往地介意,
    在梦里,面无表情
    相遇,
    以及决不拖泥带水的,
    分离;

    任何关于语言和爱的眩技
    也都是
    于事无补的,
    滑稽
    练习;

    就当作那声音,那面孔,那笔迹,
    是记忆的假想敌,
    是我自我愉悦的精神道具,
    它无法逾越的是
    某个虚妄的背影;

    我们拥抱
    然后从屋顶,
    看出去,
    这个透明城市,
    匆忙用狂欢
    包装自己,
    然后在醉汉、红唇和烟火的铺陈中
    死去

    亚历山德罗,
    让我唤你作,
    亚历山德罗
    今朝
    盛典来临,
    可贺可喜

    ——INSPIRED BY 11日晚的梦/RAN

  • 所谓 - [话说]

    2008-12-11

    今天我也觉得

    写我的论文究其本质都是自说自话自圆其说

    SPECULATION的成分很大,否则就变成社会学了。

    所有的PROGRAMMER都会对你和你想象相反的话,也就是说,他们比较务实,不关心POSTCOLONIALISM这些,也不会浮想联翩;我觉得这个是好的。

  • DISCOVER TOKYO - [话说]

    2008-12-04

    從前和朋友打算一起去哪裡哪裡的旅行計劃,幾乎十有八九泡湯。這次我們終於等到明年五月一起去東京開會的機會,覺得有點超現實。

    一起坐飛機一起住賓館而且是我從來沒有到過的只是憑影像想象過的國度日本。但是老實說,京都才是我最想去的城市。不過我對京都的直感來自于陰陽師那樣的恐怖電影(所以要去安倍晴明的神社看);黑影中有怨靈飛來飛去,很神奇。

    還有一個心愿是見到宮崎駿,以及坂本龍一。啊,一想到就心跳加速了。對,還有宮崎駿的美術館。

    同時,亦決定在明年一月重返鹿特丹;幸虧它和春節重合。用的是學校的FUNDING,我在這裡由衷感謝HKU。即便它今天爲了克林頓(不是CLAYTON)而封樓。不是香港人民,我哪裡有“今兒老百姓真呀嘛真高興”這一出。

    24日返回昆明,這次一定要去建水看看了;而我迷戀上了新搞來的老沙發,希望一輩子都可以在這上面看書寫字。

  • 菲律宾NINOY AQUINO国际机场出人意料的小,我在里面甚至遇到一个去年同期在韩国开会时候认识的一个菲律宾学者,他目前驻扎在大阪。还有很多人,我们一直反复在机场碰面,大家都买了相同的果汁饮料打发时间。不能忍受的是,机场税很高。

    比计划时间提前半个小时到达香港,回来的飞机很大很满,吃的东西也不错,但我还是反胃了(把人家东西都吃光了!!!);沙拉要了两份。快快的看到了岛屿和货轮,之后飞越一个SUPPOSED TO BE 香港的城市,(一点都看不出是香港的哪个部分虽然你知道就是香港),中间还有一条大河穿过!!!我震惊了。

    更正:还是有流行歌曲是用他加禄语演唱的,那些帮忙的志愿者推荐我RICO BLANCO,结果在WIKI上发现他也是ATENEO的校友。他的乐队叫做RIVERMAYA,他们的歌曲乍一听有点英伦摇滚,抒情了一个,非常舒服。RICO很帅也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单飞了。

    晚间和大家去小辣椒吃晚饭,结果END UP去了铜锣湾I.T.的大卖场。我的天!!!一点都不累居然。

    请原谅我如此贫乏的报道,同时我对回到香港表示万分喜悦。 在机场大巴上见到对面的男子其2.3/3的侧脸像22岁时候的L,于是我就一直在偷看他;差点想去问他L你怎么来了香港也不通知一声。他不断发现我在看他……真是有意思;这大概是我这次旅行最浪漫的事吧(除了我的兔子系列涂鸦)。

     

  • 今天的星象说

    Although this may not be a workday, you still might be concerned about professional issues and your role in the community. Others are looking to you for guidance today, but they don't necessarily want you to take over. They just need you to listen and reflect upon what you hear. You can be the most effective leader now by being part of the team instead of assuming authority and telling others what to do.

    我做完了PRESENTATION,没有想象中开心,但是学会了听别人的不同意见;但其实这个问题很复杂,我们都只抓住自己了解的部分强调不已吧。其实本应该订今天的票回香港。PRESENTATION的当口,遇到了去年这个时候在韩国遇到的一个教授,还有,在我做的中间,突然停电了。在菲律宾讲这个东西,我加上了一些大家会有共鸣的话题,其实我自己是否坚信,已经模糊。装作知识分子真他妈累啊。

     

  • 梦一章 - [话说]

    2008-11-09

    梦到的似乎是香港,但是我后来来到其离岛之上,眺望远处的灯火辉煌和貌似中银的建筑;有趣的是离岛之间最近不过一跳的距离,于是我们决定如果可能,就不用从“正门”买门票直接从这里跳到另外一个岛上游玩。奇怪的是,岛上的人都多穿着和服,旁边是木屋,当时盯着清澈的海水看,鱼在游泳,有些美得令人不可思议。

    居然梦到了某君,这种状况就是,你无法确定某君是否“真的”出现了,于是行事小心翼翼,似乎知道是在做梦。梦到的是某君在考试或者做研究(场景是,你突然知道,他就在隔壁的教室BLABLA),后来说他要去检查身体,身边出现另外一个女拧说,去年体检什么什么,于是我猜出了他们的关系。后来还在梦里和P君进行了报告。某君如同幽灵一般,没有实体,在梦里更多是流传在人们的谣言之间,也不甚热情,我对此有所谅解,因为一开始就觉得这个人是梦里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