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至 - [话说]

    2009-06-21

    在火车上几乎没有睡之后,以百倍的精神背着大包小包出了北京火车站的站台,有一个女的逃票,人民群众在围观。我稍微围观了一下。

    然后打的来雍和宫,司机放下我以后我才发现他离开的方向是PLOFT在的地方,群众很友好,对我说一看你就是找旅社的,欢快地给我指了方向。周围有群众议论说,就知道她走错方向了。知道我走错为什么不早提醒我呢?群众们!

    PLOFT这个青年旅社是仓库改的,我的房间和想象有些出入,简陋了一个,而且我忒不喜欢水泥地板感觉脏脏的。房间于是不够亮堂,感觉总是灰蒙蒙。我仰头一看,有一个透明的天井,的确天花板本可以很高很高很高。

    就算这么困这么累腿这么肿,但是考虑到周末才有的潘家园旧货市场,我还是出发去坐地铁了。午饭于是在旅社吃了,是炒饭+橙汁,同时上网,读到某人的EMAIL,仿佛打了兴奋剂一样振奋。旅社有一个住客长了很奇怪的胡子和头发,它们紧密缠绕不分开,我忍了很久,才没有对他说I LOVE YOUR BEARD。

    北京地铁给我的感觉就是比香港或者上海有亲和力。这样哄骗着自己转了三道车就来到了潘家园旧货市场附近。外围也有摆摊的。有人就开一个车,身边放一个好像从某个古墓盗出来的盔甲,人自己在那里读报。我于是出了小汗。随后来到潘家园里面,很快就看到卖铁皮系列的,人家要收摊,死死地讲了价,不过还是觉得应该再狠一点。随后又换了一家买铁皮。好到不行,想全部买下,但是理智战胜了感性。

    最美好的部分,是旧书摊的部分,貌似自己是第一次看到这样规模的二手书展。很奇怪的,居然遭遇在东京买的那些老的日本明信片,和大量的旧的日历片、文革出版物、古书、杂志、首版图书等等等等。那个时候就觉得,当时自己在马德里或者拿波里看见人家二手书市场的时候的那种嫉妒,今天得到了所有的正面补偿。可惜我不能买书,怕自己背不动,其实更喜欢那些周边产品例如小图片、明信片等等,给某人买了一样有趣的纪念品。之后被卖剪纸的老板当做进货的而买入古旧的熊猫剪纸,不由得开心起来。老板人好好。

    最后的总结,我爱潘家园,如果今天不用写稿件,我就圆满了。


  • 火车 - [话说]

    2009-06-21

    坐火车从上海去北京,也不是第一次,但也许是最后一次。

    两年之间,我对自己的唯一认识就是,自己对火车的容忍度只能维持在接受短途动车组的水准了。昨天-今晨13小时的火车旅程虽然说不上一场灾难,却始终纠结着莫名不盖口的狂咳、徘徊不去的脚臭,精力充沛的推销各种食物的列车员(从来没有中止过,灯也没有关过,音乐也没有停过)以及万劫不复的坚硬座位……以及13小时本身。对面的男拧一直坚持要把他的臭脚摆我面前,十分坚定,且多次踩住我的裙子,我用自己的黑色大包去压住他,他就有本事给我在包下面扭动脚趾……于是这个时候更加后悔没有坐飞机。

    但我依然坚持,坐火车长途硬座你可以见到真正的中国。所以除非是和某人一起,我想该和普通火车说再见了。

    PS: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在泰国坐过卧铺火车。享受。大家都可以试试,从曼谷到清迈,虽然比长途巴士贵不少。

  • 北京北京 - [话说]

    2009-06-20

    无论如何,就算北京再污染,她依然是我最爱的中国城市前三名。坐火车去北京于是变成一件不再辛苦的事情。但是,直到有人来问我去北京做什么,我才醒悟,原来自己的计划是非常松散的。后来初步思考,打算如下:

    买好看的卡片。买足够的邮票。每天都去邮局。

    由于住在雍和宫附近,打算去雍和宫玩耍。我大概从来没有去过YET.

    周日去潘家园旧货市场的计划也许需要搁置,因为还是打算去宋庄的QUEER电影放映。

    不能免俗,南锣鼓巷。但是某些店铺的帮工非常势利,崇洋媚外。但是还是要去。

    见FANSILE,见COCO,见杨瑾小朋友,见李睿珺,见我小学同学(他有时间吗?)见SK先生,最好也见到SIYI,GUOSHEN和朱日坤……去北京,喝大瓶酸奶,吃煎饼果子,给某人打电话,我发现自己的愿望其实还是很简单的。

  • NOTES & TEARS - [话说]

    2009-06-15

    so he told her, that he is doing well, and he is taking good care of himself.even when he is sick.

    then she cried for not being able to be there.

    just to be there.

    such a kind of luxury.

  • 上海 - [话说]

    2009-06-14

     即将到上海,官方目的是上海国际电影节,SIFF;私人目的是见朋友,和去七浦路哈哈哈。

    因为更换过手机,部分国内的好朋友的号码没有一个一个COPY到新手机里面,请各位宝贝放心打我的手机(昆明号码)15812142778,尤其是SUMMER,我的电话名单在另外一台电脑上,实在抱歉。

    不知道会看到什么电影,不过作为一个影迷,电影节这种事情,总是心怀依稀期待的。

    做了和某人有关的历险的梦,哇哈哈哈。

  • weak - [话说]

    2009-06-13

    新加坡华语电影的论文终于告一段落,感叹自己身边一直不少好人帮忙。否则一个人独善其身地做研究或者写电影,必定不易。

    其实一直想和人们分享这个段子,和研究工作有些许联系。就是BIG BANG THEORY的一集,虽则是理科的研究人员,也足以借鉴。

    话说他们的研究所来了一个从北朝鲜挖地道过来的神童KIM(还是戏谑了人家北韩人民),因为神童太神了,以至于SHELDON都不得不重新考虑改变研究方向。于是他来到朋友们的办公室对他们的研究指手画脚,令人厌烦。最后朋友们终于想出一个办法,说,不如让KIM在学术上不战而败,这样SHELDON重拾自信,回到自己的研究上去就不会再叨扰他人。于是众人打算色诱,在欢迎派对上邀请了所有家有女孩儿的研究人员携女出席。最后发现KIM小小年纪泡妞也是高手,众人相形见绌。结尾,KIM因为谈恋爱而荒废了学业,大人们有些内疚,SHELDON虽然一向刻薄,他的话却令人印象深刻,他说,BECAUSE HE IS WEAK。

    有道理。

     

     

  • 鸡蛋西红柿 - [话说]

    2009-06-13

    “谈话是为了忽然感到最好还是拥抱 
    拥抱是为了可以一起下楼散步 
    随便经过一个电影院就买票 
    进去看电影为了知道拥抱比电影强大”——夏宇《无人钢琴》


    从前贴过夏宇这段诗,当时想的是别人(啊,请某人原谅);现在才明白,之前所有肉麻的情感创作,最终指向都是某人。

     

    和某人说话才明白原来他喜欢一个人看电影。我说,大致明白这种感觉,比如带着朋友去看自己期待很高的片子时,心中难免忐忑,担心对方不喜欢,反而是自己扫兴;发展到后来,就连推荐电影都很谨慎。

     

    但某人觉得,哪怕是好莱坞大片都要一个人看,这就比较无赖。我想我可以扮作路人甲和他在电影院邻座偶遇,说先生你好,这么巧这里遇到你。至于能不能在黑暗中电光石火,还是零散地沉醉在自己的小宇宙中,都是未知。因为这个未知,还是想去胁迫某人一起去看场电影。

     

    流行歌曲中有一些关于爱情的不能不说是美妙的理论,比如因为很久很久以前一首歌的关系(谁唱的,几时听的,都忘记的一干二净),唯一记得的中心理论是,遇到他之前,他是不存在的,甚或是现在的我也是不存在的。对我来说,要把自我缩小其实并不难,关键在于遇到他。不过一切都在摸索的过程中,希望过来人给好建议。

     

    不是没有路到过好男孩们,他们曾经被我零星地思念,甚至装腔作势为他们写作,间接直接地;现在和某人,却完全失去了写情诗的意趣,的确开始一心只想记录食谱。还记得那个时候读到某小哥哥STBLOG,他某日说,他开始想做一个传统的中国女人,为他的男人(对,他只爱好男儿)生儿育女买菜做饭,当时的我震惊了,震惊其实是感动的一种加强版本,感动的正是他这个炊妇的未来图景。

     

    昨天问某人爱吃什么,某人强调米饭,和鸡蛋西红柿,真是好养活。我唯一被人称赞的烹饪特长,就是煮鸡蛋西红柿方便面呢。8月回家的时候,想和姑姑学习做最牛逼的菜。同时ANGELA的食谱不失为一条捷径。

     

    为了某人,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谢谢他给我的美食家的日记本,也许这才是情诗的灵感来源。

  • 梦一章 - [话说]

    2009-06-10

    收到自己一个星期以前,从上野发给自己的明信片。是一种挺奇妙的感觉,现在的自己收到过去的自己写给自己的文字,被提醒着想起当时的心情。

    当时和某人一起吃饭写的卡片,还感叹说,来到日本第一餐和最后一餐都是吃的韩国料理,因为怕吃日本菜总是吃不饱;就这么着,很快就分开一个星期。当时YYY说,你的博客很快就要成为你侬我侬那种,不管是显台词还是隐台词都要和某人有关了,我说不会。现在我觉得这个博客也没有变化吧,除了的确我一直都在间接直接都惦记着某人的,他的确成为我生活的主题词。

    不过,等到上海电影节的时候,自然忙不过来抒儿女情长;再去北京,也会被那些好玩的好去的地方吸引了注意力,请各位看客原谅现在的我。一个BLOG的PRIVATE和PUBLIC之间的界限怎么界定,挺有趣。

    昨天晚上做梦,梦到和一些不相干但是认识的人们一起去一个有火车的主题公园。其实还有其它生动情节的,但是自己都忘记了。唯一记得的是某人打电话来责怪我说,他收到我给他的礼物,但是不高兴,因为让我不要邮寄东西了,我却不听,搞到今天接到一份礼物,明天接到一份礼物,这么频繁,他生气了。

    因为不同的原因在不同的城市之间跳跃,看到好的有趣的东西,会想着买给谁,或者至少告诉哪个好朋友一起分享……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要么因为旅行的关系无心浪漫抒情,如果有一个最重要的人一起分享这种新鲜的感动,这个人也是我想象出来的,到现在,好像真的有了某人,应该得到大满足;但是离得那么远,不能一起看见,一起听到,一起见证,但还是想把最喜欢的东西送给他,未必名贵,未必夺人眼球,但却能够说明我珍惜他的心情,学会保持这种心情,学会去以大人的方式爱一个人,学习这种有两个人互动、小宇宙碰撞的生活,是生活未知的考验,希望能够做好——这些是任何电影任何教授都没有教过我的。

    目前确知的是:他是如此真实而温暖的存在,是如此清澈而沉实的力量,我要好好珍惜。

    又:如果早知道,是不是应该在NAPOLI买下BACI巧克力配VESPA的套装,囤起来,送给他?抱歉我又开始奢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