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至 - [话说]

    2009-06-21

    在火车上几乎没有睡之后,以百倍的精神背着大包小包出了北京火车站的站台,有一个女的逃票,人民群众在围观。我稍微围观了一下。

    然后打的来雍和宫,司机放下我以后我才发现他离开的方向是PLOFT在的地方,群众很友好,对我说一看你就是找旅社的,欢快地给我指了方向。周围有群众议论说,就知道她走错方向了。知道我走错为什么不早提醒我呢?群众们!

    PLOFT这个青年旅社是仓库改的,我的房间和想象有些出入,简陋了一个,而且我忒不喜欢水泥地板感觉脏脏的。房间于是不够亮堂,感觉总是灰蒙蒙。我仰头一看,有一个透明的天井,的确天花板本可以很高很高很高。

    就算这么困这么累腿这么肿,但是考虑到周末才有的潘家园旧货市场,我还是出发去坐地铁了。午饭于是在旅社吃了,是炒饭+橙汁,同时上网,读到某人的EMAIL,仿佛打了兴奋剂一样振奋。旅社有一个住客长了很奇怪的胡子和头发,它们紧密缠绕不分开,我忍了很久,才没有对他说I LOVE YOUR BEARD。

    北京地铁给我的感觉就是比香港或者上海有亲和力。这样哄骗着自己转了三道车就来到了潘家园旧货市场附近。外围也有摆摊的。有人就开一个车,身边放一个好像从某个古墓盗出来的盔甲,人自己在那里读报。我于是出了小汗。随后来到潘家园里面,很快就看到卖铁皮系列的,人家要收摊,死死地讲了价,不过还是觉得应该再狠一点。随后又换了一家买铁皮。好到不行,想全部买下,但是理智战胜了感性。

    最美好的部分,是旧书摊的部分,貌似自己是第一次看到这样规模的二手书展。很奇怪的,居然遭遇在东京买的那些老的日本明信片,和大量的旧的日历片、文革出版物、古书、杂志、首版图书等等等等。那个时候就觉得,当时自己在马德里或者拿波里看见人家二手书市场的时候的那种嫉妒,今天得到了所有的正面补偿。可惜我不能买书,怕自己背不动,其实更喜欢那些周边产品例如小图片、明信片等等,给某人买了一样有趣的纪念品。之后被卖剪纸的老板当做进货的而买入古旧的熊猫剪纸,不由得开心起来。老板人好好。

    最后的总结,我爱潘家园,如果今天不用写稿件,我就圆满了。


  • 火车 - [话说]

    2009-06-21

    坐火车从上海去北京,也不是第一次,但也许是最后一次。

    两年之间,我对自己的唯一认识就是,自己对火车的容忍度只能维持在接受短途动车组的水准了。昨天-今晨13小时的火车旅程虽然说不上一场灾难,却始终纠结着莫名不盖口的狂咳、徘徊不去的脚臭,精力充沛的推销各种食物的列车员(从来没有中止过,灯也没有关过,音乐也没有停过)以及万劫不复的坚硬座位……以及13小时本身。对面的男拧一直坚持要把他的臭脚摆我面前,十分坚定,且多次踩住我的裙子,我用自己的黑色大包去压住他,他就有本事给我在包下面扭动脚趾……于是这个时候更加后悔没有坐飞机。

    但我依然坚持,坐火车长途硬座你可以见到真正的中国。所以除非是和某人一起,我想该和普通火车说再见了。

    PS: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在泰国坐过卧铺火车。享受。大家都可以试试,从曼谷到清迈,虽然比长途巴士贵不少。

  • 北京北京 - [话说]

    2009-06-20

    无论如何,就算北京再污染,她依然是我最爱的中国城市前三名。坐火车去北京于是变成一件不再辛苦的事情。但是,直到有人来问我去北京做什么,我才醒悟,原来自己的计划是非常松散的。后来初步思考,打算如下:

    买好看的卡片。买足够的邮票。每天都去邮局。

    由于住在雍和宫附近,打算去雍和宫玩耍。我大概从来没有去过YET.

    周日去潘家园旧货市场的计划也许需要搁置,因为还是打算去宋庄的QUEER电影放映。

    不能免俗,南锣鼓巷。但是某些店铺的帮工非常势利,崇洋媚外。但是还是要去。

    见FANSILE,见COCO,见杨瑾小朋友,见李睿珺,见我小学同学(他有时间吗?)见SK先生,最好也见到SIYI,GUOSHEN和朱日坤……去北京,喝大瓶酸奶,吃煎饼果子,给某人打电话,我发现自己的愿望其实还是很简单的。

  • NOTES & TEARS - [话说]

    2009-06-15

    so he told her, that he is doing well, and he is taking good care of himself.even when he is sick.

    then she cried for not being able to be there.

    just to be there.

    such a kind of luxury.

  • 上海 - [话说]

    2009-06-14

     即将到上海,官方目的是上海国际电影节,SIFF;私人目的是见朋友,和去七浦路哈哈哈。

    因为更换过手机,部分国内的好朋友的号码没有一个一个COPY到新手机里面,请各位宝贝放心打我的手机(昆明号码)15812142778,尤其是SUMMER,我的电话名单在另外一台电脑上,实在抱歉。

    不知道会看到什么电影,不过作为一个影迷,电影节这种事情,总是心怀依稀期待的。

    做了和某人有关的历险的梦,哇哈哈哈。

  • weak - [话说]

    2009-06-13

    新加坡华语电影的论文终于告一段落,感叹自己身边一直不少好人帮忙。否则一个人独善其身地做研究或者写电影,必定不易。

    其实一直想和人们分享这个段子,和研究工作有些许联系。就是BIG BANG THEORY的一集,虽则是理科的研究人员,也足以借鉴。

    话说他们的研究所来了一个从北朝鲜挖地道过来的神童KIM(还是戏谑了人家北韩人民),因为神童太神了,以至于SHELDON都不得不重新考虑改变研究方向。于是他来到朋友们的办公室对他们的研究指手画脚,令人厌烦。最后朋友们终于想出一个办法,说,不如让KIM在学术上不战而败,这样SHELDON重拾自信,回到自己的研究上去就不会再叨扰他人。于是众人打算色诱,在欢迎派对上邀请了所有家有女孩儿的研究人员携女出席。最后发现KIM小小年纪泡妞也是高手,众人相形见绌。结尾,KIM因为谈恋爱而荒废了学业,大人们有些内疚,SHELDON虽然一向刻薄,他的话却令人印象深刻,他说,BECAUSE HE IS WEAK。

    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