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长发的许知远坐在HKU星巴克外面的某张椅子上,我不用仔细端详就认出了他而当时YYY正在和我讲述一个关于“四目相对”的虚幻故事……这个清晨,很有可能就是在这间星巴克,许在MINDMETERS上写了一篇文章“最愚蠢的一代?”,一如既往地谆谆善诱。他的单向街即将拥有自己的杂志·书,《单向街》。他说,

    不过,随着年龄日增,我发现原来坚持才是世界上最困难和NB的事。毕业将近10年,我和不同的同事们做过那么多夭折的项目,常常因为我的韧性的不足。太轻易的热爱与放弃,是一个人脆弱和浅薄的流露。倘若书店和这本双月杂志,能坚持50年,该是个多么让人骄傲的事。它经历过希望、幻灭、困境和复生,却仍保持了最初的憧憬和热忱。

    而在此前的两个月,P曾有机会和许知远旁边早餐,如果只凭借许当时和他人的对话判断,你大概不会想到他是一个会写出以上文字的、敏感的人。

    2.我恨香港的阴天。想搬去住单人间。

     

  • 宝贝儿 - [话说]

    2009-07-24

    一段自我危机的时光。

    谢谢所有的女孩听我沮丧的诉说,谢谢假贾陪我看电影、借我书不停地替我分担忧虑,谢谢ANNIE和苹果和BUNNY,谢谢你们的爱和鼓励,我不再慌张;因为有你们听我说,我真幸福;

    谢谢大嘴,将近二十年老友的默契和理解,不多说了;

    谢谢YYY,兄弟我不客气了,我欠你太多;

    谢谢K小姐如同姐姐般的照顾和理解,以及无尽的精神力量;

    最后,

    谢谢那个人,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我最需要的鼓励,不用替我担心吧,我是无敌的,因为你;一切都会好的。【记住我说过的一百万和看焰火!!!】

  • 说话课 夏宇 - [话说]

    2009-07-20

    說話課
    夏宇,備忘錄。


    有些人永遠不可能跟他說話
    有些人只說一些話
    有些人可能比一些還多
    另一些極少極少的
    也許只有一個
    可以說許多許多

    那說了許多的說了又說又說還說
    那說一些的不曾再說
    比一些多的也只是比一些多
    那永遠永遠不說的
    始終始終
    永遠始終永遠不能

    這一切
    不如不說
    這一切
    不如不說

  • 生于7月5日 - [话说]

    2009-07-16

    也许某人早就估到我的TEDDY BEAR是做给他的。ANYWAY,今天才敢来写,因为看起来完全不熊的小熊已经找到了他的主人(如果主人不嫌弃的话),感谢J的长途投递,我说过回来要拥抱你的!!

    大概两年就前买了手工小熊的东西,打开一看太麻烦就放在一边。人曰:还没有那么迫切要送的人。

    5号那天一鼓作气,从11点多开始做到下午5点吧,是近年来少有的安静姿态;之后去买了大针和粗线,看电影,回家以后把熊的四肢都缝合起来,才算大功告成。同时,也真的是生平第一只手工熊;我在FACEBOOK上发誓说,50年内不会再作第二个。期间P打电话来,她说,“您老难得贤良淑德”,我找不到任何反驳的话;同时告诉了N,因为N在两年前已经把自己做的熊送给了妈妈。我说,“作好了!”;N说,“不可能!”

    其实和N说的一样,基本上手工小熊是一个按部就班就可以做好的事情,但是画纸样的时候,没有任何笔可以在绒布的反面写字——急中生智只好用了毛笔!最后熊没有眼睛,和我说过的那样,就剪了衣服的纽扣,还挺合适。

    用了彩色的线头它们在熊仔身上时隐时现,希望某人都可以忽略不计。

    【熊皮】

    【纸样们】

    【熊皮2,已经做好了身体的形状】

    【省略多个步骤以后,终于四肢都做好的熊仔】

  • DONE - [话说]

    2009-07-05

     

    8 or 9 hours??

    how many times i wanna give up???

    anyway, it's done.

    my first.

    MCBEAR looks so silly behind him; though he also looks dumb;urgently he needs a name, ha!!

  • back - [话说]

    2009-06-26

    我终于真的误了我的飞机,代价是惨痛的,换了另外一个航空公司,他们却误点,好歹深夜抵达香港。

    大家可以用捐款的方式安慰我,或者千万不要和我再提……太伤心了,全价票………………这件事成为这次旅行最可怕的尾声。

    这次旅行,感谢太多人(尤其是天天一起吃饭的人),还有几位朋友没有机会见到,主要是我的原因。当时在机场还骚扰他们,让他们知道我终究是晚到6分钟不给上飞机,实在是汗。

    回到香港以后,几件事情要忙,写REVIEW,整理一篇关于电影节的文章,继续论文CHAPTERS的写作(which is the most fun part)。因为这张全价机票的缘故,我想自己得在写论文的一个半月里面节衣缩食了。至少不应该买任何新衣服。

    其实心情不是很好,不过不打紧,电影可以让我很快乐;也许是我的暑期忧郁症吧。

  • 在北京的最后一夜。

    每次来北京从来没有觉得孤独过,感谢所有和我一起吃饭或者没有吃饭(汗)的朋友们。从前是初中同学照应,这次的朋友,都是在电影节的旅途上认识的,因此而特别开心,感觉自己长大了、独力承担了,这样的骄傲感——主要源自他们。喜欢看他们有梦想,还在用心保护这个梦想,并且愿意等待它生长的那种状态。

    其实我不是很清楚是什么原因让我那么喜欢北京,太理性的答案给不到;也许在于我每次来都把自己当做一个旅人,也许因为我从来没有真正进入过她……全凭想象,和我脚下的路,凑成这样一个北京。

    聊天的时候,觉得导演的确都是有故事在肚子里的人,等他们的话匣子一打开,你会很喜欢自己的耳朵。生死爱恨,就这样一顿饭,也都成为作料说给彼此听。

    去了公园,告诉大嘴,被他赞赏,说就是应该去公园。因此也觉得自己没有一头钻进小资们的阵地这个决定是对的。不能免俗去的地方,因为天气过于炎热而影响判断力,没有走习惯的路线,甚至点了世界上最难喝的摩卡+香蕉;那些旧日觉得很酷很别致的小店,也都黯然失色。那么商业化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我自己不清楚。可以肯定走在这些地方我是焦灼不安的,因为钱也花得差不多了。哈哈。

    尽管没有去到宋庄,还是觉得这次是有趣的旅行。

    我喜欢刚才在胡同里面走路回旅社的时候,聚在小卖部门口下棋的老爷们儿;喜欢黑暗中人们坐在路边吃西瓜的声音和身影。对我来说,那就是北京,那就是北京最美好和神奇的地方。

     

  • ALL IN ALL - [话说]

    2009-06-24

    【官方摄影师 FANSILE;北京建国门地铁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