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 MORE MOVIE PLS - [话说]

    2007-03-27

    今天感觉到一种极限,由此我想和那些久经考验的电影节战士们探讨一下究竟如何可以克服下午5点以后的生理/心理临界点和突然产生的对所有谈论影象和影象本身的厌倦。我早晨起床,突然想昨天去看的胡杰的记录片,我不是无话可说,也不是对文革的反思本身无所触动,却只是突然觉得我自己存在的荒谬,一种无以复加的荒谬,和那之后的想赶快做点凡尘俗世的乱七八糟的“也”的斩钉截铁。

    听了DAN的“东方主义”,上了意大利文课,上课途中被电话喊出,拿了快递的包裹,坐车到铜锣湾给某同学拿他的CD,之后坐地铁去香港艺术中心……本来想去MC CA...
  • 流言/留言 - [话说]

    2007-03-18

    看见大家踊跃的留言,我都不知道从何下手了!在睡觉以前,决定给大家说明几点:

    1. 可不敢说“旧浪潮”是我的,它是周书他们的组织,我是BBQ正式常委会那天的列席代表;吃了一嘴油;

    2. PITCH:http://en.wikipedia.org/wiki/Pitch_(film)……
  • MACAU MACAU - [话说]

    2007-03-18

    今天和N以及J\L夫妇去了澳门。因为我的糊涂,不开心的事情发生了,我的昂贵回程船票丢了。所以本来想发一番虚伪感想的,却已然没有了力气;且在赌场目睹一些人赢钱,因此被刺激得更加脆弱了;交不了BLOGBUS的VIP管理费,我的图片空间也不够,因此不能贴图;可笑的事情发生了,为什么每次我都是垫背的?不打算多写了,就此停住。

    ...
  • 700文 - [话说]

    2007-03-08

    有一些假设。

    如果现在发狂的爱一个意大利人,那么明天的考试肯定很轻松的过;怎么都坚信学习这种变化多端的语言需要一种恋爱的狂热来支撑;可惜我已经成为一个老人,爱不动了。

    我的BLOG文章满700了,庆贺一个。

    有雅兴从第一页看了看,天啊,的确说过不少傻话;但也真的有所成长。

    事隔两年,重温了MARTIN SANCHEZ的
  • 记得很久以前,才来香港的时候,突然被朋友问到你快乐否,然后他就自问自答,你一定是快乐的……其实无法肯定——但是被人那样假设也未尝不错。今天再次被人问,你快乐否;我就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拉。……今天和一堆人坐在闷热的教室里面看了CRASH(美国使馆的文化项目),从来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突然都冒了出来,比较文学貌似兴盛……尤其当看见自己的学生专心的时候,很孔雀的有成就感。

    YAHOO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