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am not strong - [话说]

    2010-02-06

    不能再写BLOG了。

    欠编辑的稿子,也无法继续了。

    希望大家谅解。

     

  • 三窟【置顶】 - [话说]

    2010-01-17

    新家没有被封 哈哈

    http://fishicy.windhunter.net/

    以上是我新家的地址,也列在了链接里面;WORDPRESS还要学习,所以大概这段时间这个站点还不会太好看……经历了1月的风波之后,已经不可以忍受随时不能写的可能。

    感谢MATRIX同学,我在TA的提议下和几人一起合租了海外的服务器继续我的BLOG;同时BLOGBUS这边也不会断

    我想,自己租的服务器上,敏感词是不用太刻意回避的了……总算。

    新家的BLOGGING至少会与BLOGBUS同步。

  • 偶拾 - [话说]

    2009-12-19


    香港开始变得很冷,而我最终在家里丢失了我那命运多舛的眼镜。P在国内翻墙看了FB,而我开始厌倦TWITTER上的AIWEIWEI。据说PICASA亦要翻墙来看。

    完全没有过所谓圣诞的心情,节日前后友人们都回家了。亦放弃了电影资料馆的中国老电影。

    APPLE小姐在晚餐之后很久提出一起去中环吃墨西哥菜。问:人均价格?答:100多元。我:已经完全饱了,又出门!!!还100多!

    何况还有论文要赶。

    更晚的夜晚重读PAUL AUSTER,而不是DRACULA的吸血鬼故事。那天看09年度图书排行榜,我国译介外国图书的速度之快之全令人颇有些感动;而书评的文字有一种电影节最高大奖颁奖词的意味,有点翻译腔,但是特别美好、简洁、中肯。之后就是发现自己看非学术书籍的水准很大程度上已经远远落后于豆瓣上的时代指标。

    在FB上看到G年轻时候的照片,自然是英俊的,抱着他的儿子,这让我想起来,原来G是年轻过的,虽然欧洲人从20岁开始就长得像40岁,而其皱纹不一定是岁月的累积。所以G和T的忘年恋情(以及电影节的情缘)令人叹为观止,如果他们一直这样走下去就好了……我立志要把他们的故事写成老套的剧本。

     

    昨天借到好几本有趣的书,包括随手拿到的JANET HARBOURD写的LA JETEE和09年奥地利SYNEMA出版的一本粉红色封面的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前言部分理所当然引用了BENEDICT ANDERSON;之后是MARK COUSINS和TILDA SWINTON的一来一往书信,和一众论文,书信有空会全文翻译出来——略读之后,哪怕你不太看APICHATPONG,都会很感动。

  • 赐予我力量吧 - [话说]

    2009-12-18

    写论文的时候,思念人的时候,大概最需要这段台词:

    我叫阿多拉,霍曼的亲妹妹。我是水晶城堡的保护者。这,是顺风马,我的坐骑。有一天,我获得了奇迹般的秘密,当我抽出剑说道:“赐予我力量吧……SHE- RA,SHE-RA,SHE-RA,SHE-RA,SHE-RA,我是希瑞……”。只有几个人知道我变成希瑞的秘密,他们是希望之光,拉兹夫人和考尔。我和起义军的朋友们一起,为解救以希利亚,与罪恶的霍达克进行着战斗。

    【请大家注意考尔的姿态】

     

  • 森林疯狂 says:
     我们下学期准备拍毕业大戏呢。。老马你不是也要毕业嘛,也赶紧拍一部吧
    RAN然:fishicy.blogbus.com | ||VOYAGE VOYAGE 生命的旅程 真是有趣呀 says:
     哇塞 你提醒了我
     太鼓舞人心了 艺术创作这件事情

    感谢并且恭喜偶的学生EVA-F小姐,她拍的电影短片棒极了,令我再次地产生了想创作的欲望;同时,我第二次地被人在CREDITS里面感谢了,真是很得意。不过,EVA小姐的成功和老马几乎没有关系,我只是作为她的TUTOR存在着而已。

    她这种金子,无论如何都能够自己闪光了。

    BTW:担任男主角的法国学生用上海话说就是“有腔调”;看到LQ在电影里面出现的时候,年迈如我也花痴了。同时,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法国电影尤其容易让人产生“艺术感”——因为法文一带着感情念起来,想低俗都不行;随便唧唧呗呗就是很有哲理的样子。

    难道不是吗?

    BBTW:最近搜了去斯里兰卡的机票,发现太贵了(差不多飞欧洲的价钱),希望2010年,能够用稿费去那儿旅行。

    【有着超模的质感的LQ;版权所有 E小姐】

  •  

    今天非常想和他说谢谢。

    谢谢你。

    谢谢这些天以来的一切。

    因此而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因为你)。

    【坐在电影院里的时候,觉得你和电影院是永远不能分开的。】

    あリがどう!!

     

  • 收录于梁遇春《淚與笑》之中,這是他悼念徐志摩在1931年11月19日因飛機失事而殞命的文章】   

    回想起志摩先生,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他那双银灰色的眸子。其实他的眸子当然不是银灰色的,可是我每次看见他那种惊奇的眼神,好像正在猜人生的谜,又好像正在 一叶一叶揭开宇宙的神秘,我就觉得他的眼睛真带了一些银灰色。他的眼睛又有点像希腊雕像那两片光滑的,仿佛含有无穷情调的眼睛,我所说银灰色的感觉也就是 这个意思罢。
      
      他好像时时刻刻都在惊奇着。人世的悲欢,自然的美景,以及日常的琐事,他都觉得是很古怪的,从来没有看见过的,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所以他天 天都是那么有兴致(Gusto),就是说出悲哀话的时候,也不是垂头丧气,厌倦于一切了,却是像发现了一朵“恶之花”,在那儿惊奇着。
      
      三年前,在上海的时候,有一天晚上,他拿着一根纸烟向一位朋友点燃的纸烟取火,他说道:“Kissing the fire”,这句话真可以代表他对于人生的态度。人世的经验好比是一团火,许多人都是敬鬼神而远之,隔江观火,拿出冷酷的心境去估量一切,不敢投身到轰轰烈烈的火焰里去,因此过个暗淡 的生活,简直没有一点的光辉,数十年的光阴就在计算怎么样才会不上当里面消逝去了,结果上了个大当。他却肯亲自吻着这团生龙活虎般的烈火,火光一照,化腐 臭为神奇,遍地开满了春花,难怪他天天惊异着,难怪他的眼睛跟希腊雕像的眼睛相似,希腊人的生活就是像他这样吻着人生的火,歌唱出人生的神奇。
      
      这一回在半空中他对于人世的火焰作最后的一吻了。

     

    感谢我的朋友PIGWING,他说“抓住他。祝你幸福。”


  • 拜见大佬 - [话说]

    2009-11-13

     

    【“中国的电影时代尚未到来”——今天大佬说】

    后来的后来,再见到大佬都没有想象中那么激动了。兴许是我成熟了。之前有些害怕见到偶像,因为偶像除了坍塌什么事情都不干。

    但是杜琪峰和我想象中一样神闲气定,沉迷于电影,相信自己所相信的,该狂傲的时候狂傲,也不介意说自己没有读过什么书云云,大笑之类的,毫无顾虑。

    和HHH一样,大佬讲话累了,就去上厕所。说,“给我两分钟就好了”。

    原来他是一个很健谈滴拧…………

    【在下由于顽固的偏头疼和即将考试的关系不能详细记录了,抱歉;不过听讲座的时候,头居然不痛了。且,感谢K的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