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亦是孤独的 - [话说]

    2010-11-10

    为什么会困惑,或者孤独寂寞?

    一直以为自己算是在异地他乡也不太会想家而且就算孤独也会强打精神的人,种种原因下,发现自己其实也挺脆弱。有位加拿大教授和我交流她20年前初到日本的经验,对我说,她到达的北海道小镇上,只有她一 个外国人——这样的情况下,靠着与几个英语磕磕巴巴的日本人对话,也就这样走了过来,最后还和他们成了好朋友。如今虽然已经不住在那里,每年都还是会去拜访大家。

    如果你想办法去交朋友,总是应该有路子……不过……目前的我,我的心有一些问题。

  • 大阪低俗生活#1 - [话说]

    2010-11-03

    大家,好久不見。

    我朋友Y從前總是說我寫BLOG速度很快,也寫得多,我想那是因為經常寫的緣故,唯手熟爾。

    一段日子沒有寫BLOG了之後,手生了,就越來越沒有興致打開BLOGBUS了。不過還是逼自己做了這件事。

    已經來到大阪10多天,一切都還算理想。雖則之前經歷過在經濟旅社的陰霾日子(下雨、陰天,遠離朋友的鬱悶),卻也沒有受凍,沒有忍饑挨餓,之後都順利的辦了各種手續,得到從學校到餐廳相關人員的熱心招呼,直到這個月第一天搬進位於“我孫子前”的新家,而昨天終於坐定在辦公室,這一切的一切,都沒有什麽太曲折。

    對外國人來說,辦手續無論在哪裡都不會是一個容易的事情。而在這裡,一步一步來,不能直接從步驟A跳到步驟B,得按流程來;每天只能做單任務。首先以較貴的房租租到我現在的公寓(因為這樣租不需要住民票之類,比較省事;之後可以轉為較便宜的合約),得到一個地址,然後去申請外國人居留證一類的東西,然後拿著申請了居留證的證明,去申請銀行帳戶。而在銀行那裡,職員禮貌的對我說,沒有印章就還不能申請銀行卡。於是急中生智去到附近的商店街找印章店,指著銀行說明的漢字讓對方給做一個章。對方也是聰明人,給做了,而且是快件那種,保質保量,除了不能寫簡體字的“馬”。

    不過,日本的銀行週末不開門。就去了IKEA買被子,因為想來想去抱著自己的衣服睡覺一定會冷。在IKEA的時候,就驚歎說,都說日本是“少子化”社會,不過商場裏面的小孩遍地在跑,尤其是在IKEA KID那一片,簡直一腳下去就能踩死一個小孩。在家庭氣氛的歡欣鼓舞中,多少感歎了自己一個人的淒涼。

    想起來小時候看過一個兒童電視劇叫做“窗櫺”,大好,劇情卻已然記不太清楚,裏面的小孩兒被學校老師責罰,他念自己的檢討書,說道,“不養兒不知父母恩,不當家不知柴米貴”。於是,第一次在非SHARED公寓狀態下生活的我,開始貌似朝氣蓬勃的新生活,自己置辦家居用品(雖然是FURNISHED公寓,其實只有一些基本的家電,其他的估計還得去買),有些小心翼翼,卻也滿懷激動。

    週一才正式入住。拿了鑰匙,午間佐川急便的人給送來了床墊之類,服務很好;然後去拖著大箱子第二次返回住宅。

    週二見到一些前所未見的同事,包括一個中國人,芬蘭人,還有當然……日本人。

    不過買手機這件大工程似乎還是遙遙無期。趁今天是假日,又是大晴天,也許下午去市中心。


  • 成都 - [话说]

    2010-10-05

    再次来到成都。

    有点小事要办。8日回昆明。在昆明呆一周。

    机场大巴一如既往地不让在中途下车的旅客把旅行箱放在 车下边儿。心情因此有点不好,不过,看到一个老爷爷上车,他背的一只包里放了一根树枝……非常普通的,但是翠绿的一根树枝;就那样有点突兀地支愣着。

    为什么有人会带一根树枝从机场抵达?

    我觉得有意思,就放弃了挣扎,上车了。

  • 是时候醒来 - [话说]

    2010-10-04

    其实,为了一个人而放弃书写多年的BLOG是幼稚的做法,我差点这么做了。

    一直写下去,是为了遇到他,也是为了遇到更多的也许这辈子都不能再见的朋友。

    10月20日我要飞大阪了,我想我会继续写BLOG;新的生活环境,不知道会不会有新的朋友。

    关于电影,我会给自己一段时间调整,然后希望能比以前做得更好。

  • 同时 - [话说]

    2010-03-24

    希望奶奶病情转好,希望她度过这一关。

    心里默默念着,2010对我来说不会是THE WORST YEAR EVER。

  • 16日就要出发去LA了。

    但是我那篇关于“铁西区”的论文坠入胡侃的境地不能自拔(一年以前它就应该彻底完成的);生怕在CONFERENCE的现场被人问倒。所以写的愈发啰嗦,却始终不能说服自己。

    对LA没有期待,甚至没有心思做行程安排,但是不想被大会闷死(有关于电影节研究的PANEL)我急中生智看TIME OUT,查到个把有趣的地方有人说,LA没有个车会死人的。幸亏周书同意开车带我去传说中的中国剧院和海滩。希望看个老电影。我想见到NIC CAGE。顿顿吃中餐又何妨?

    我们开会的酒店其实就是JAMESON所说的POSTMODERN ARCHITECTURE。走路三十分钟。

    尝试性地,我会带上我的玩具相机和黑白胶卷。

    他娘的,我咋就没有劲头出门远行了呢?我一心想过那种白天写作晚上看老电影的生活。

     

  • 感谢 - [话说]

    2010-02-22

    谢谢之前所有懂我、陪我说话的朋友们。不管是来EMAIL还是来电话,都一直好好安慰我、体谅我的人儿们。还有我的老师G,她对我说,虎年到了,猴子们应该抱成一团渡过难关(于是这样我们猜出了彼此的年龄)。

    啥也不说了,眼泪汪汪的。

    我想我不应该这样任性了,从今往后都不会抛弃电影和我的研究,这是我生命中最真实的东西,它们永远不会背叛我,并且会一直给我力量。这种力量可以战胜任何痛苦和黑暗。

     

  • i am strong - [话说]

    2010-02-14

    之前因为在电影节上的小部分不愉快,而有了停笔不写BLOG的想法;大概是所谓信仰的问题吧。

    现在回到家,和家人尤其是爷爷奶奶在一起,非常开心。

    完全可以重新开始写了呵呵。祝大家春节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