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 - [BURNING IMAGE]

    2010-11-05

    天晴。

    取錢,買了黑色的小單車,買了手機……瘋狂的下了幾個鏡頭(而“膠捲”不到一美金一個),所以能夠拍出LOMO效果的數碼照片了……啊,那麼這樣,我還大老遠把我的TOY CAMERA都帶來作甚?

    看樣子,有IPHONE的話,也許很快,那種去商店沖相片惴惴不安的等待結果的時代就得徹底被拋在身後了。

     

  • 最早的一台笔记本硬盘坏了以后,很多照片都不复存在;今天偶然找到部分。

    TAKEN BETWEEN 2005-2008@BANGKOK, CHIANG-MAI,FIRENZE,HONG KONG & VERONA

     

     

     

  • 全手工黑暗中拍摄……未加闪光灯

  • MIX - [BURNING IMAGE]

    2010-03-20

    虽然对于参加SCMS如此大型的CONFERENCE对我的研究有什么贡献充满了怀疑,今天下午完成自己的PRESENTATION还是非常开心。来到现场才发现PANEL一起的都是大人,自己如果写得不好,那么不怪我——这样自我安慰了。结束后,居然有人问我问题……上来亲切交谈之类,实在是令人受宠若惊。我自己的PAPER本来纯粹是为了DEDICATE TO SOMEONE才写,最后这样END UP,大概也算好事。明天可以轻松地去一些PANEL,然后去RIVERSIDE玩耍。

    之前中午回到酒店重新安排PAPER的结构,饭也没有吃,想休息也没有休息好。

    刚才坐公车,因为收费的机器烂了,于是就不收钱了……美国人还真是搞。

    和S-A同学相谈甚欢,她居然表达了对会议的深刻不满与失望。随后我发现,她住的酒店非常豪华,BALTIMORE MILLIENIUM,曾经举办过1937年的奥斯卡晚宴。在这里和一些着盛装的人擦家而过时感受到些许美国主流社会的气场。

    那张照片几乎拍下了参加晚宴的每一个人,人群中,我看到FRANK CAPRA的脸。

    【据说这个小人儿是美国文艺青年的新宠】


     

    【FRITZ LANG的METROPOLIS中的机器人】

  • 偶得 - [BURNING IMAGE]

    2010-03-08

     

    【潮州菜餐厅的螃蟹对我来说大得不真实;毕竟是山里的人呀】

    【散落的花瓣是HK任何季节的主题】

    【丫丫】

    【办公室】

  •  

     

     

     

    中环最热闹的一个角落,拿了一个箩筐卖咸鱼的老伯很孤独,买了一条很臭的咸鱼;老伯貌似喃喃自语说,是自己做的,不算最臭的。稍微大一点的鱼40元。也许很难吃,但是老伯如果今天把所有孤单的咸鱼都卖掉而带着钱回家吃晚饭,也算一件好事。

    VISAGE ONE这间酒吧已经荡然无存。应该也挣扎了好几年吧。

    看到一个很棒的古董LP机。

    我读到几乎2年前自己写的东西,里面说,

    “以前不懂得保护自己,现在学会耐心和退缩。 

    以前希望想到哪里就可以去哪里,现在知道,不管到哪里,我都逃不脱。”

    2年以后发现,“逃不脱”是真的。不过如果不壮怀激烈,大概就不是我了。正因为如此,会很辛苦。

    朋友问我说,“难道你现在找到了吗?”;what a difficult question.我靠,LIFE IS A MOTHERF*CKER。

    陈奕迅唱,

    可是爱 我相信爱

    就算一切都像

    独白

  •  

  • 据说,在田壮壮上次来到港大作宣传/讲座的时候,他私下对我的MPHIL同事APPLE说,不要再念下去了,女博士没人要滴!

    发现自己最近完全没有周末……是因为太勤奋,还是因为浪费太多时间所以在周末加班减轻负罪感?和门外的COSPLAY人儿比起来,是他们变态还是我们?(FREAKISHNESS ROCKS, ANYWAY)

    每逢周末,MAIN BUILDING被各种高级照相机的闪光以及衣着突出的人群淹没,你在办公室永无宁日。而COSPLAY人儿们的出现,彻底破除了我对这种文化形式的最后一丝正面期待(今日他们的数量完全胜过拍毕业照的人群)。

    原则是,可以丑,但是不能这样没有格调滴丑。在这种拙劣的模仿穿着中,究竟得到怎样的快乐/快感?

    去尿尿的路上,APPLE说,走在走廊里的感觉不是他们在COSPLAY,而是我们!我掏出手机,以作窥探和孱弱的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