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球人都知道我喜欢意大利人,足球是看了很多年的;来到香港居然从来没有看过一次直播因为家里没有电视爹阿妈啊。这种被不少世界人民尤其是男人曲解为只是喜欢帅哥的爱从1994年开始,到2006算是圆满。 

    《罗马体育报》公布的意大利国家队具体名单如下:

      门将:布冯(尤文图斯)、阿梅利亚(利沃诺)、托尔多(国际米兰)

      后卫:帕努奇(罗马)、奥多(AC米兰)、卡纳瓦罗(皇家马德里)、马特拉齐(国际米兰)、巴扎利(巴勒莫)、基耶利尼(尤文图斯)、赞布罗塔(巴塞罗那)、格罗索(里昂)

      中场:加图索(AC米兰)、皮尔洛(AC米兰)、安布罗西尼(AC米兰)、德-罗西(罗马)、佩罗塔(罗马)、阿奎拉尼(罗马)、卡莫拉内西(尤文图斯)

      前锋:皮耶罗(尤文图斯)、博列洛(热那亚)、迪纳塔莱(乌迪内斯)、夸利亚雷拉(乌迪内斯)、托尼(拜仁慕尼黑)

  • SETTLING DUST - [流动蔚蓝]

    2008-05-09

    “Big dreams are made of memories, neither film nor video”.

    他说。 

    20岁的时候,他拍了自己第一部故事片。THE ISLAND AT THE END OF THE WORLD。他们说是黑白电影。他们说,我们会接着看第二部,第三部。只要是他的作品。

    21岁的时候,被世界上最大牌的电影节培训计划选中,半年的时间呆在巴黎,法国人出钱养着他们,让他们能够在所有的影院免费看电影,同时安心下部作品的剧本创作。

    他更年轻时上的是教会学校。想念妈妈。喜欢SIGUR ROS。偶尔食用杯面。红色。不喜欢礼节繁缛的法国大餐。享受蓬皮杜的达达艺术。穿红色的MICKEY MOUSE,这个时候别人都穿深色正装。他感到后悔。在法国人面前放自己的作品。半醉着站在台上Q&A.事后多少有点失望是因为片子以后没有制片人来找他。

    介意着别人怎么看他的年轻,他的国族,还有他的才气。在巴黎的日子,其实非常有压力,因为事关未来。毫不掩饰地,都写出来了。

    今年他23岁。才23岁,这个夏天,要带着新电影回到法国, DIRECTOR'S FORTNIGHT。

    他的故事看起来很像我曾经幻想过的一些男主角,不过,他不会失踪,他会好好活着,写好故事,拍好电影。因为他和他们的存在,每次想放弃的时候,都会重新找到理由继续我荒诞的自说自话。

  •  

    ——為S寫給L,為我自己寫給你 

     

     

    被稱之為“幻滅感”的東西在黑白膠片里抖動

    他們的尖叫聲在空氣中刻意劃出一道曲綫

    在墜落以前,

    被你滾熱地觸摸

     

    踏上紅色天鵝絨的座椅 

    試圖擺出一副忠貞的姿態

    不再扭捏地

    保持平衡

    高調地單腳站立

     

    劇場的人盯住大屏幕他們視而不見

    然後竊竊私語

    談論說紅色與綠色的搭配并不一定凸顯時尚的革命性與我的決絕 

     

    在你的身後埋葬自己的影子

    依舊堅強地

    撫摸你的鬍鬚

    聽你低訴罪行

    我們的冰冷早已秘密結盟

    甜心 這個世界對我說鋼鐵是這樣煉成的

    我們在開始以前已經目睹結局

     

    不可避免的總是拉手和深呼吸

    城在拉響警報以後冒烟接著廣播說它即將再度陷落

    我放棄去地下室生存的權利因為那裡不能抽烟

    逃跑的時候他們落下一包薯條,於是第一次面面相覷 

     

    你背著我抱著路上的野貓出行

    我在後院種一棵葡萄樹, 

     

    看天空的顏色,

    如同你靜脈處流動的一片深藍

    凋零 

     

    在他們面前

    適時表演誠實和眼淚

    學會說

    在你與性欲有關的形而上理念和由“疏離”這個詞統攝的深刻剖析背後我欣賞的是如同大地爆裂一般的新邏輯主義銳利

     

    放棄“好”和“溫暖的”

    扔掉溫順而多毛的外衣 

    忘記在愛你的時候去世界盡頭左手拐第三家郵局投遞明信片上書1229

    恨你的時候我沒有收回送你的一袋蝌蚪尸體和一些發霉曲奇

     

    學會在討好時嘶吼幸福並且偽飾卑微轉身以後我說我才是皇后

    學會用無色無味的真理鎮壓無色無味的真理

    學會在風起的時候起舞 起舞的時候摸五次腳踝

    學會在真正傷痛時 

    畫歪歪扭扭的眼線然後保持沉默

    永久

     

    在時間的網里潛行然後努力屏住呼吸

    便超脫了輪回

    給我下的蠱

    ……如是我聞 

      

    —— 作於朦朧中的4月26日晨

     

  • 推荐一个挪威的乐队FLUNK。有听他们的专集MORNING STAR;女主唱的声音有BJORK的味道;再推荐BJORK的新碟,好象最近的NEW YORKER乐评不是很看好(这里不细谈了,总之就是把BJORK 和我最爱的另外一位TORI AMOS的新碟放到一起来说);再推荐一个阿姆斯特丹的杂志FANTASTIC MAN,里面专门介绍时尚男人,我之所以看,多因为那个杂志社的地址在我很喜欢的一条街道上——中间是运河;附近还有一个露天市场,好象PRINSENGRAGHT有拉丁区,对吗?(老孙?我忘记了……)

    晚上奇怪地不能在网页里面输入中文了,于是只能先在WORD里面写,再贴……

    有一个感想要分享,那就是,虽然我们都很想认识新的朋友,想去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但这个内心突如其来呈现的时候,也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我脑子里顿时呈现这些词:叶公好龙,望而却步,浅尝辄止……不一而足。从前我曾经被这样的大胆探索激励着,现在则无法不保守一点。

  • visions - [流动蔚蓝]

    2007-04-26

    死党P君过生日,在这里祝她生日快乐!她算是多喜临门拉,希望这个卓越的算命人可以继续喜庆下去,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我 的小鸡玩偶被J君背起来,在阳光甚好的下午环绕HKU历史悠久的MAIN BUILDING二楼回廊一周。奇特的是,路过的人多无视一个背着巨型玩偶的帅哥走过——甚至我们路过一个正在举办比较法学研讨会那熙熙攘攘的会场门口 ——直到我们的DEPARTMENT HEAD张博士惊鸿一瞥,大家才纷纷溃逃。真的是很开心。

    感谢同样背了小鸡的NOVIA,和JO,世界上从此对人群的分类又多了一个标准:会心甘情愿背小鸡示众的,和打死都不会这样做的。

    我希望我的PAPER可以顺利点,也希望给周书的文章可以写出我真正要说的东西。同时希望T君和我一起的时候不要那么闷。

    今天的BLOG文也献给我的朋友GIORGIO,生日快乐。